caopron

类型:科技剧地区:土库曼斯坦发布:2020-11-27

caopron 剧情介绍

caopron晋王下令就地紫石坡扎下营盘,歇兵三日。张寿真推辞不过,道:“请上差报个生辰八字。

燕云很是气恼,道:“你装神弄鬼——”感觉偏离了主题,顿了顿“不说那些了,请问长寿寺的机关消息能破吗?三日后,晋王升座帅帐,令众文武与新来的监军张靐见礼。张寿真道:“能——能。

元达道:“废话!解铃还须系铃人,问你怎么破?张寿真道:“哦!敢问上差一行十几人怎么从长寿寺地宫妙音殿出来的?张靐冷若冰霜,爱理不理,态度轻慢,连晋王也不放在眼里。

众文武内心愤愤不平。元达听到“妙音殿”三个字冷汗直冒,道:“你问这作甚?

燕云看了他一眼。前几日落荒而逃的燕云、王荣也夹杂在帐下众将的行列。元达会意,道:“好,洒家给你说。

燕云细细窥视监军张靐,从外表上看,是鸡鸣县梅园结拜的四哥,豪气冲天鲁莽不羁的张靐张继恩,是吗?眼前这位监军冷的就像冰雪堆成的,哪有四哥的一丝影子!如果是四哥又怎么成了太监?一个个问号在脑海里翻滚,无论是不是昔日的四哥张靐,此时都不能上前冒然相认。”元达把和武天真、苗彦俊等十几人从妙音殿出来的经过说了一遍。

当然不会说出众人的狼狈相。众将的行列里的马喑、元达也是这般想法。

张寿真听完,道:“上差和师兄等真实福大命大造化大,大难之后定有后福!监军张靐异常冷漠,众文武参见监军的礼节也变得只是例行程序十分简短,参见后各自慢慢退出帅帐,只有燕云、元达、马喑疑虑重重站在原地发愣,元达禁不住道:“继恩四哥!元达道:“别拿好话填活洒家!妙音殿的机关怎么破?

张寿真道:“上差不急不急,待贫道慢慢道来。妙音殿左右墙壁有四扇阴阳鱼暗门,你们走的是右侧其中一扇门叫‘鬼愁门’,右侧的四扇门都是死门,若解不开机关,地道内机关密布陷阱重重,进去的人定会粉身碎骨。朝廷命官正六品州郡刺史两年的正俸都赶不上。

晋王一惊,还未退出的贾素、柴钰熙、刘嶅也是一惊。师兄力举千斤石闸,你们过了那道门,那门叫‘九死门’,出了九死门’你们走的蜿蜒石阶山路,唤作‘鼪愁径’。这‘鼪愁径’就是惠广秃驴的丧身之地。

元达道:“又要大话唬人。张寿真道:“哦哦!实不相瞒,长寿寺的地宫机关用尽了贫道平生所学,费尽心机,八千贯抵偿不到贫道的付出。张寿真道:“贫道哪敢!十日后就是一年一度锁龙山长寿寺地宫暗道机关消息锁死的日子,惠广就会请贫道上山为他破解,到时,贫道将他和他的部分一帮贼徒诱骗到妙音殿。上差您是知道的,能活下来的恐怕就剩惠广秃驴了,再困他三天,将所有门机关全部锁死。

贫道为惠广设计时就动了心思,每隔一年,地宫暗道所有机关自动锁死,只有贫道才能解开机关。他只能走‘鬼愁门’,接下来他走的就是上差所走的路‘九死门’—— ‘鼪愁径’,出了‘九死门’的惠广已是精疲力竭,在‘鼪愁径’埋伏十几人就能结果他的狗命。

燕云仔细听着,思忖道:“为何不把‘鬼愁门’也锁死,把惠广困死在妙音殿。元达道:“张寿真你真够奸猾!长寿寺机关暗道消息埋伏建成后,每隔一年,惠广就得央求你为他的地宫暗道机关解锁重置,就是每年惠广都得送你钱财,多少?老实说!张寿真道:“当初贫道就是这么设计的,无法将妙音殿所有门都锁死,我道家讲的是慈悲为怀善念为本,故而网开一面,没想到如今不能置惠广秃驴死地,真是贫道的罪过!燕云道:“为何只困他三天?张寿真道:“当初就是这么设置的,三天后‘鬼愁门’就可以正常解锁。

三天不吃不喝惠广定是饥饿不堪、精疲力竭。张寿真道:“说说。

燕云道:“我等如何知晓你在锁龙山长寿寺得手?张寿真道:“校尉!这个不难,贫道得手后,令随从弟子放三颗信号烟花爆竹,这信号烟花不但声音大而且升空十几丈高,就是白天锁龙山下方圆十几里都能看得见。每年得一千五百贯。

燕校尉、元上差看到信号烟花后,元上差可率率两三百人杀上天锁龙长寿寺擒杀惠广手下没进地宫妙音殿的贼徒,燕校尉率十几人埋伏在‘九死门’外的‘鼪愁径’草深林茂之处,看见惠广便上前擒杀。元达道:“牛角挑稻草,就这么轻巧!摸摸你项上人头在吧,如果敢哄骗燕校尉,嘿嘿!后果你不会不知道!

张寿真道:“上差!贫道长八个脑袋也不敢哄骗校尉大人。元达又是一惊,道:“你一口一个贫道,你贫——贫个屁!一年一千五百贯。对不懂机关消息之术的,想破长寿寺的确难,难于上青天!但,解铃还须系铃人,长寿寺的机关消息埋伏可是贫道一手设置的,破他不费吹灰之力。燕云静静听着张寿真每一句话,思考着每一个细节,思虑后认为他说的不会有假;道:“破长寿寺,全仰仗师叔了!

就像数数中不少题无解一样。张寿真道:“校尉!贫道十年寒窗苦学奇术就想有朝一日报效朝廷,可一直苦无机会,这回蒙校尉给了贫道这个机会,贫道哪敢不效犬马之劳,已报校尉知遇之恩!朝廷命官正六品州郡刺史两年的正俸都赶不上。

张寿真一哆嗦,道:“上差息怒!息怒!贫道也是人也得吃饭。又说了一阵闲话。燕云、元达已是酒足饭饱。元达心存好奇,道:“张寿真你那打卦算命,不就是蒙人钱财?”燕云也不信张寿真的打卦算命,他为了诈骗钱财,把金员外一家害得家破人亡,这笔账迟早要算;现在也无别的事情,就听听他如何糊弄人。

张寿真道:“实不相瞒,有过。常言道:蛇大窟窿大。

您看,这降神观建造不得要钱,还有终南山北帝宫修治,还有贫道上百号门徒吃喝拉撒住,都得用钱呀!打卦算命,是根据人的生辰八字由八卦周易推演,很是繁琐玄妙,贫道哪有那番工夫,前来请贫道算命的,贫道十有八九在敷衍他们,骗点儿茶水钱。

张寿真吩咐下人撤去桌子上残羹剩饭,献上茶水干果。元达道:“休要哭穷!照你这样说,大宋的平头百姓就是人了!元达道:“你不会敷衍洒家吧?

张寿真道:“贫道哪敢哪敢!上差吉人天相,根本不用算。元达道:“又在敷衍洒家!你给洒家细细算上一卦,也叫洒家开开眼界。

caopron张寿真道:“不敢不敢!贫道不是怕八卦周易推演繁琐,一则所学只是皮毛,二则细细推演也有推演不出的。元达道:“洒家也不认真,你就权且为洒家算上一卦,只当戏言,助助茶兴。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caop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