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味阿远

类型:电影剧地区:莱索托发布:2020-12-05

食味阿远 剧情介绍

食味阿远“好!食味阿远好!就来,就来”燕云应声向房外跑。天际滚滚而来的雷声,倾盆大雨无情泼洒,闪电不时将汴京照的忽明忽暗。

穿绯袍的人严厉:“你们胃口还不小呀!真要老夫的银鱼袋”。燕员外三旬开外,食味阿远饱读诗书,知书达理,中等身材,双眉紧锁,在堂屋大厅踱步,燕夫人谢氏也是一筹莫展立在一旁。燕云闻之惊愕,呆立片刻,知道被误解了,羞愧难当不回话转身就走。

穿绯袍的人叫住:“后生!你是作何生计的”。燕云回道:“真州举子燕云,燕丘龙,进京赶考的”。燕员外埋怨道:食味阿远“都是你,都是你!给叔达、元仲他们送信”!

谢氏委屈道:食味阿远“二叔仲行,食味阿远年初被县令关进县衙大牢,钱没少送,前前后后使了有两三百千钱,那县令还是不停的勒索,真是填不完的无底洞,啥时候是个头呀!这不说,两个多月了,你几次探监,连二叔的面儿都没见到,不找三叔叔达他们,你总得想个法儿吧!总不能眼看着一个家业被掏空吧----”!穿绯袍的人沉思道:“哦!哦!”对红脸汉子说“云儿!把我的名刺送给燕公子”,对燕云道“燕公子!京城人生地不熟,有什么需要老夫的,照名刺上写的来找”。

燕云被当成扒手感觉奇耻大辱真不想接下名刺,但一想穿绯袍的人年纪与父亲相仿,不好驳回,勉强收下转身就走。食味阿远这是怎么回事儿?穿绯袍的人对红脸汉子说“云儿!你说他会找为父吗”?

图正县县令靳铧绒弄权牟利、食味阿远强征苛敛、横征暴敛,弄得多少人家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红脸汉子回道:“爹爹何许人!有这样的机会他能不抓住吗?但愿不是他们事先筹划好的”。

穿绯袍的人斩钉截铁道:“不会,绝不会!为父敢和你打赌,他绝不会找我的”。一年前又巧立名目收刮民脂民膏,食味阿远随意圈地名曰造建教军场,食味阿远将燕员外的三百亩良田强行征收,半年后丝毫没有造建教军场的迹象,燕员外的二弟燕仲行到县衙讨个说法,没想到被县令靳铧绒以搅闹公堂罪乱棒打出。

说着那对父子逐渐融入到茫茫人群中。燕仲行被打的鼻青脸肿遍体鳞伤,食味阿远气不过到定州州衙去上告,食味阿远被刺史李玮栋派差役把燕仲行押送往图正县衙,交予县令靳铧绒审理,这回可惨了,燕仲行罪名更大对抗朝廷,扰乱图正县军务以通敌罪论处斩立决,靳铧绒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将燕仲行暂时关押在县衙大牢,不把燕员外榨干决不罢休。燕云回到客栈,王戬暴跳如雷把他一顿谩骂:“燕球虫!王八蛋!少爷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怎么瞎了眼结交你这么个猪狗不如的玩意儿”。

燕云道:“六哥!偷,不,是拿,拿别人的东西不是君子行径----“呀呀呸!瞧你这穷酸样,也配给少爷我讲君子行径!少爷我是四世三公,四世三公!拿别人东西和你有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你他娘的竟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燕云也不回避:“他是我的结义兄弟”。

燕员外不再容谢氏分辨:食味阿远“你,你!妇道人家之见。燕云急了:“虽然我们是结义兄弟,但不许骂我娘”!王戬看燕云真恼了发怵语气缓和下来“是,是不该。

你也知道咱们是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兄弟,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二人出了暮云客栈,食味阿远逛了半个时辰,燕云一心想着贡院考试没有心思要回客栈,被王戬拽住走了一会儿。燕云不在分辨埋头看书。两天后,二更十分,狂风呼叫卷起地上的尘土,汴梁城霎时间变得黄尘蒙蒙、混沌一片。

前边一位身穿绯袍腰悬银鱼袋的人,食味阿远王戬若无其事走近那人顺手摘下银鱼袋转身往后溜,食味阿远被燕云抢回来,王戬怒气冲天:“你个挨千刀的猪头,竟他娘的吃里扒外”。风扯着人的衣襟,摘着人的头巾,尘土射着人的眼睛,街上的人群骚动。

路边的树枝摇曳着,似乎要挣脱树干随风而去的样子;天汉桥下水面上盖了一层尘土,涟漪的河水和蓖麻油一样混沌。惊扰了周围的人,食味阿远王戬拔腿就跑。燕云眯着眼睛提着灯笼、篮子,篮子里装着文房四宝、干粮,走在到贡院考试的路上。“风头如刀面如割”,燕云顶着狂风走了好一会儿,仍看不见贡院的影子。这之前他把暮云客栈通往贡院的路走了好几遍以免考试时走错了路。

出门前,他异常紧张如临大敌如履薄冰,心想这回一定中个进士光宗耀祖报仇雪恨,一定,一定;整理自己的衣装,迈着像是沉稳的步伐平息紧张不安的心理。那穿绯袍的人转过身,食味阿远见他身材魁梧,年过四旬,面色青黄,冷若冰霜,不怒自威,目光犀利。

他走在路上还在想千万别走错路,可鬼使神差还是走错了,向路上行人问明,调转方向疾步向前。正行间,一个身影如鬼魅一般从黑暗里钻出叫着“燕云!燕云”!食味阿远燕云走进那人将鱼袋递给他“这是您的”。

燕云认得是王戬“六哥!是你”。王戬心急火燎:“燕云!带来多少钱”?

燕云从怀里掏出银两“就一两银子”。穿绯袍的人接过鱼袋望着王戬逃跑的背影对一脸青涩的燕云道:“后生,你认识他”?“给我,借给我,它日还你”取走燕云手中的银子撒腿就走。燕云快步向贡院赶。

燕云绝望的眼里露出一丝希望哀求道:“老爷,老爷!求您,求您放我进去考吧”!贡院前,各地的举子排着长长几队等着门房一个个检查而后陆续进入贡院。燕云也不回避:“他是我的结义兄弟”。

穿绯袍的人思索着一脸严肃道:“云儿!给他十两银子”。燕云排了好一阵子终于排到了,瘦脸门房也不搜身检查望着燕云不说话,燕云被看懵了。片刻,门房吼道“‘门包’,门包呢”?燕云木呆呆的不解,身后的一个举子小声道“银子,银子”。举子道:“多则不限,至少一两”。

燕云摸摸怀里大惊失色“啊!我没带”。“云儿”对燕云何等的亲切,仿佛父亲燕伯正在唤他,“爹爹!孩儿就给----”险些脱口而出。

燕云见穿绯袍的人后立着一个后生与自己年纪相仿,个头不高,红脸,头发卷曲扎了紫色包巾,青色战袍;拿出银两给燕云。门房阴沉着脸:“没带!没带考什么!走开,走开!下一个”,把燕云拽到一边,招呼下一个等待检查的举子。

燕云问“多少”。燕云如梦方醒,原来不是叫自己,更不是父亲:“我不要”。燕云快步如飞驰往暮云客栈。

一道闪电撕破夜空,雷声滚滚,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燕云施展太和派轻功,如燕子冲入雨幕,等返回贡院,大门紧锁如铜墙铁壁,风魔似的锤击着大门。

食味阿远不时大门闪开一条缝走出瘦脸门房,呵斥“你他娘的不要命了!贡院重地胆敢撒野”!门房道:“亏你也是读书人!这是什么地方,放你进去,我就得跟你一道下大狱!走吧,三年后再来,再别忘了带‘门包’”。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食味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