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灯和尚

类型:精选剧地区:尼加拉瓜发布:2021-01-28

草灯和尚 剧情介绍

草灯和尚晚宴结束,草灯和尚杨崇训正准备带众人趁着夜色,去卧虎沟横阳寨见南剑“云里天尊”武天真。尚飞燕继续说:“好端端的心情被你扰乱的人不人鬼不鬼,唉!和你在一起真是少活十年!---------”一路上数落燕云不止。

尚飞燕身上所用是香粉散发着缕缕诱人的芳香。王府家人扬升慌慌张张跑进来,草灯和尚上气不接下气,道:“报王爷!不——不好了,武道爷被——被人劫走了!”众人大惊失色。燕云全神贯注守住真神练习内功,口中默念太和内功心法,米粒大的汗珠从额头流淌,缕缕热气周身升腾。

尚飞燕只知道燕云练功不敢多问,已而便在燕云怀里睡着了。五更四刻,雪过天晴。杨延扆道:草灯和尚“是鳄鱼帮的人吗?”扬升急忙掏出一封书信交给火山王杨崇训,道:“写给王爷的。

”杨崇训接过信展开闪目观瞧,草灯和尚气得胡子吹起来了,怒目切齿“符昭亮老匹夫!欺人太甚!”把信丢在地上。燕云叫醒尚飞燕熄灭庙中柴火,收拾起行装背上宝剑扶着尚飞燕出了山神庙,取路踏雪而行。

尚飞燕的脚昨晚经过燕云的拿捏气功疗治好了许多,走起来不那么吃力,早饭、午饭在沿路客店就食,尚飞燕要给燕云付饭钱,燕云执意不肯,尚飞燕只得作罢。杨延扆捡起来看,草灯和尚佘惟昌、燕云、元达、马喑也围上来看。走到傍晚,进入望州城内,二人找到一家客栈投宿,燕云囊中羞涩正准备要一间简陋的客房,尚飞燕早已要了两间上等客房。

草灯和尚信上内容:尚飞燕道:“丘龙!何苦倔强,就算你借我的钱行吧”!一把夺过燕云手中捏的出汗的碎银子,对店小二道:“不开眼的东西!还不把行李包袱搬进房里”!店小二慌慌张张提起行李包袱把尚飞燕、燕云引进客房就急急忙忙走了。

这两间客房是门对门,燕云扶尚飞燕坐定捡起自己行囊回自己的客房关上门歇息。草灯和尚崇训贤侄:

燕云昨日一夜未眠又走了一天的路甚是疲惫倒炕就睡,少顷,“啪啪”几记重重的敲门声,“丘龙!还不吃饭”尚飞燕在叫。为叔闻听天真外甥光临贵府,草灯和尚你怠慢了!不该将他打发到卧虎沟横阳寨那穷山恶水之处。燕云被惊起,道:“你自去吃”。

“啪啪”又是几记重重的敲门声,尚飞燕道:“举人老爷架子可不小呀!叫姑娘我请你几回呀”!尚飞燕的冷嘲热讽叫燕云恼火又忍着发作用力爬起来打开门,那尚飞燕早已换了装束,粉白黛绿,乌黑如墨的头发、挽了鸾凤凌云髻斜插一支雕花金簪、手戴白玉祥云纹翡翠镯,身上穿着桃红百子刻丝银鼠袄子,葱绿盘金彩绣绵裙, 外面穿着青缎灰鼠褂,薄粉敷面体态修长浓桃艳李撩人心怀。燕云眼中无物不奈烦,道:“能叫我歇息片刻吗?我困得两眼昏花”。燕云道:“练习太和内功可以代替睡眠,不要和我说话,那会叫我走火入魔”。

草灯和尚为叔特令犬子承旅将他请到鄙寨款待几日。尚飞燕不悦,自己装束打扮许久他却目中无人,道:“你不吃饭,我陪不得,你叫我自去,我这脚怎么走得了路”?燕云:“叫店小二送来就是”。

尚飞燕负气道:“这客店能有什么吃的?你不扶我,我自己去就是”!转身就走。尚飞燕道:草灯和尚“那就眼睁睁看我冻死?儒家、草灯和尚道家就是这么教你见死不救”?看看一筹莫展百般无奈的燕云,道:“丘龙!你不仅迂腐更是懦弱,不敢担当,拘于礼法袖手旁观,这是君子吗?这是侠客吗?哦,莫不是你是担心自己做不了柳下惠”。燕云关上房门强打精神追上去搀扶她的胳膊走出客栈。望州夜市倒也热闹,灯火辉煌人声喧闹,沿街各色店铺鳞次栉比,各色吃食的叫卖吆喝声络绎不绝。

草灯和尚哪个少年不钟情。尚飞燕、燕云找了一家铺子坐下,尚飞燕问燕云吃些什么,燕云说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尚飞燕点了豌豆大枣粥之两碗、三张猪胰胡饼。燕云自是敦直但也是精力旺盛的少年,草灯和尚拒绝以身体为尚飞燕取暖,除了礼法的考虑之外也有不自信的成分。燕云又困又饿狼吞虎咽,片刻吃了大半。尚飞燕见状把筷子摔在地上,嗔怪道:“燕云看你丢人不!饿死鬼拖成的,又没人给你抢,火急毛燎个啥”?燕云不知她为何发怒,茫然不知所措,睁着眼、张着嘴看着她。

尚飞燕把自己没喝几口的粥碗猛地摔在地上,把钱丢在桌子上起身就走,嗔叱:“你吃你吃!别撑死了!我可陪你丢人不起”!草灯和尚尚飞燕的要求是对燕云德性意志定力的考验。

燕云怔怔地坐着,周围的人看着他,半晌回过神儿觉得很是尴尬,起身就走,没几步赶上了腿脚不灵的尚飞燕,搀她的手,被尚飞燕用手打开。燕云道:“没偷没抢,吃饭快点儿省些时间早些安歇不好”?燕云思来想去无可奈何,草灯和尚抱着尚飞燕盘膝而坐,草灯和尚双目垂帘,两耳返听,自然呼吸,含光内视,眼观鼻,鼻观心,心观丹田;练习太和气功吐纳,一则以练内功取热,二则清楚杂念。

尚飞燕怨嗔道:“好歹你也是中过举、进过京城的,穿着燕风给的衣裳也是个人样,这等吃相,斯文扫地,还浑然不知。你光腚推磨转着圈丢人,本姑娘可陪不起”!燕云不作声跟在她身后。

二人转过一条街进了一家食店,尚飞燕点了一碗插肉面、一张糖饼,没吃几口把饼到面碗里泼在地上,喝道:“店小二!这是人吃的吗”?店小二急忙跑来陪着笑,道:“不合奶奶口味,小的给奶奶换桐皮熟脍面,那是小店最出名的-------”。尚飞燕偎依在燕云怀里,感到温暖可靠温馨,同时感到燕云更加陌生,他是先前那个懦弱笨拙迂腐的燕云吗?不住自问:燕云是谁?是未婚夫?是兄妹?是萍水相逢的同伴---------;没有答案,当下的答案似乎只是“依靠和需要”;现实教会她必须学会在燕云面前乖巧,否则他一怒之下扬长而去,自己又该如何,卧虎庄燕风处一时是回不去了;归云庄,自己偷偷和燕风私奔把爹娘气得半死,怎么好独自舔着脸回归云庄面见父母;想到这给燕云套近乎,娇声道:“丘龙!你不睡觉,困吗”?尚飞燕朝小二“啪”一记耳光,嗔呵道:“奶奶,奶奶,你奶奶有这样年轻吗”!掏出几十文钱丢在桌子上起身就走,燕云跟着。走出百十步,燕云道:“那插肉面、糖饼香喷喷,许多人再吃,怎么不是人吃的?你不吃也罢,不该打一个下人”。

尚飞燕气恼,道:“燕云你安的什么心!明明知道我有脚伤,咋就不知道扶着我,你平时那善心都被狗吃了”!燕云强压怒火,架起她的胳膊缓步前走。尚飞燕道:“姑娘我不高兴,打他怎地,你是不是要打抱不平!燕风怎么说你的,不自量力,自个温饱不保还想管闲事,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看着前面一家脂粉店铺兴趣十足,疾步走进去,燕云跟着。燕云道:“练习太和内功可以代替睡眠,不要和我说话,那会叫我走火入魔”。

尚飞燕噗嗤一笑:“丘龙!你不就是闭目养神么,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店里牙婆忙着给尚飞燕介绍推荐,“哟哟!这不是月宫里的仙子驾临吗!常言说得好‘良将配宝刀,好马配好鞍’,这‘迎蝶粉’是当年杨贵妃制作的,是地地道道的河北‘定粉’,敷在脸上身上芳香四溢十日不绝,正配仙子这细嫩光洁的皮肤,不买个十盒八盒怎么对得起自个这闭月羞花之容呀。您看这颜色齐全,粉红的、桃红的、海棠红的、牡丹红的、玫瑰红的、胭脂红的------”。尚飞燕不悦道:“你长脑袋没有!这二两银子够个屁!还不回去拿”?燕云再次客栈取银两。

尚飞燕接过银子思量片刻,道:“这‘牡丹红’的和我的不知一样不,若买重了岂不是又白花钱。燕云道:“你再说,我出去了”。

尚飞燕道:“好好!我不说,不说,你安心练功”!燕云你回客栈把我那红脂粉取来,我仔细比对”。

尚飞燕面对这琳琅满目的脂粉目不暇接,挑拣了十几盒上好的脂粉,一摸身上银两不够,唤燕云回客栈取银两,燕云回客栈取来银两交予尚飞燕。燕云也不答话。燕云很是气恼,心想:我取来就是,看你有没个完;回客栈取回脂粉交给尚飞燕。

尚飞燕接过脂粉盒大骂:“燕云你个猪头!成心气我是不是?要你去取牡丹红’的,你给我取来的是啥,是啥!睁开你的蛤蟆眼看仔细点儿!傻站那儿我的脂粉盒会飞回来,还不快回客栈取”?燕云隐忍不言,回客栈把尚飞燕的所有脂粉盒一包袱全都背过来。尚飞燕气的没了话语,绷着脸,赌着气,拆开包袱挑出红色的脂粉盒打开与脂粉店细心比对,从柜台上挑出七八盒称心的,牙婆给包好。

草灯和尚尚飞燕气付了钱,燕云背上新旧脂粉,二人出了脂粉店,走了十几步,尚飞燕被半截砖头险些绊倒,一个踉跄扶着墙。没几步尚飞燕生气,道:“你是不是长本事了!学会报复人了!有你这么扶人的吗”?燕云哑忍小心搀扶。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草灯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