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被别人调教成公用

类型:爱看剧地区:西班牙发布:2021-01-21

娇妻被别人调教成公用 剧情介绍

娇妻被别人调教成公用那道士,被别长方脸,面色铁青,腮下三缕短髯,双目紧闭,嘴唇黑紫,一双黑漆漆的剑眉遥遥插于鬓间,身高八尺有余,年近三旬,背一口裁云太阿剑。灯火阑珊,燕云走着被路边一物绊了一脚,俯下身仔细看原来一个冻得半死的汉子,蜷缩在地,身边一个包袱、一对四棱镔铁锏。

身染重病,要不是陈庄主!别说你进京赶考,恐怕就此一命呜呼了!知道不,要知恩图报,知恩图报”!燕云连声应诺:“那是,那是”!燕云摇晃道长的肩头不住呼唤,人调道长吃力地睁开双目,人调警觉地四下观望,努力爬起来,燕云将手中的竹棍递给道长,道长接过撑着身躯,院外传来“快,快,别走了牛鼻子----”的吵杂声。张靐为燕云打抱不平瞪着王戬:“延祥!(王戬的字延祥)你这张嘴损不损,来也损损洒家”。

王戬吓得浑身激灵陪着笑:“张兄,张兄息怒,息怒!我们都是朋友兄弟,刚才只是小弟一句戏言,戏言,莫怪,莫怪”!转开话题,对陈信道:“从义兄,如此豪富,莫说梅园镇,就是鸡鸣县也找不到几家”。陈信闻之不无伤感:“惭愧!惭愧!祖上留下来多大的家业,到现在三成不到其一”。道长四处搜寻隐蔽之所,公用一眼望见东厢房房门虚掩,燕云看出道长的用意“那里安好,柴禾房,随我来”,引着步履艰难的道士走进东厢房。

东厢房长宽都有丈余,娇妻教成堆满了柴禾、草料,燕云将道士领到厢房内的东北角妥当之处安顿下来,蹑手蹑脚走到窗户前,用草枝戳开一个小洞向外观望。方逊道:“不过是从义兄仗义疏财挥金如土所致”。

陈信摇摇头:“兄台有所不知,这梅园镇方圆五六十里都是祖业,客店、酒楼、睹坊、兑坊、青楼、生药铺等生意几百处,每日都有往来京城的客商就此歇息,每月有七、八百千钱收入”。不时,被别茫茫的雪帘中几个闪烁人影在院内四下搜索,由于雪下得太大,燕云、道士在雪地上的痕迹已经被大雪覆盖,搜了半天没什么发现扬长而去。王戬甚是羡慕:“啊呀呀!就是二十个县令的正俸也赶不上呀”!

燕员外燕伯正的三弟燕叔达是江湖人物,人调结交不少江湖朋友,人调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燕家庄一时也成了他们栖身落脚之地,燕云也受到不少耳熏目染,今天这一幕对这个十岁的燕云也不陌生。陈信叹息:“唉!好景不长,前年来了个新知县向春秋鲸吞蚕食巧取豪夺,祖业就落得这般光景”。

陈从豹插言:“我们兄弟气不过,就收取过路富人的‘过桥’钱借以弥补点损失”。那道士正是‘云里天尊’武天真,公用身上带着“五毒透骨钉”,公用全身的功力只能使出三成,另外七成功力要抵挡剧毒攻心,经过众鬼与“八臂神”林铁风大半夜的追杀,而今已到精疲力尽之际,靠柴禾垛坐着,四肢麻木动弹不得。

王戬:“常言道民不与官斗,早些送于向知县银两,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呀”!燕云“道长,娇妻教成我唤爹爹给你找郎中”说罢起身要走,被武天真急忙叫住“不不!好孩子,帮我把腰间的葫芦解下,倒出三颗丹药为我服下”。陈从豹咬牙切齿:“当然送了,可,可,那狗官胃口比天还大,是个填不完的无底洞,送再多的银两也无济于事。

那天把三爷逼急了,把向春秋碎尸万段”!王戬:“三郎,千万不可意气用事!要想摆脱不被欺辱只有入仕做大官,你想如果从信兄是知州、朝廷要员,那小小的八品知县就是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如此妄为”。陈信自信笑道:“哈哈!马兄尽可放心,陈某祖上是几代行医,只因陈某自幼爱刺抢使棒,医术不甚精通,但小疾还是治得好的”。

燕云依照武天真说的做,被别武天真用力将三颗丹药吞下“孩子,把我怀里的纸包拿出来”。张靐气的站起来端起一碗酒“咕咚”喝完摔在地上:“天下赃官一日不出,我等英雄就无出头之日!洒家进京赶考就是想争个功名不再受狗官的鸟气”!王戬:“听封瓒所言,张兄出自行伍,凭张兄的一身本事杀场建功立业不在话下”。

张靐怒火满腔:“狗屁!狗屁!洒家在边关一口青龙偃月三亭刀往前一推就倒下一片番奴,一日倒在俺刀下的就数百百番奴------”。一大桌菜肴,人调以牛肉为主,爆牛肉、酱牛肉、水煮牛肉、陈皮牛肉、牛肉羹、牛骨汤、牛舌汤-----杯盘罗列,桌边摆着五六缸酒。燕云不解:“张兄如此勇武,至少也是指挥、都头”。张靐肺快气炸了:“呀呀呸!洒家三年行伍杀敌无数,连他娘的伍长(管理五人的小军官)都没混到”。

陈信、公用王戬、陈从豹、方逊、马喑、燕云、封瓒、张靐围着桌子坐,彘肩斗酒,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杯酒言欢。众人闻之无不吃惊。

张靐抱起酒缸“咕咚!咕咚!”喝了一阵放下酒缸“立的功再多都是他娘的上司的,洒家从军时的上司伍长现在已经是号令两千多军卒的军主(军都指挥使)了,谁他娘的是洒家的上司谁他娘的升迁!洒家不服,不服!借些银两到京城考个功名,再不受霸州那帮鸟官的窝囊气”!席间,娇妻教成燕云昨晚被吊一夜,受了几个时辰寒风侵袭身患风寒,一连打了几个喷嚏。燕云深表同情“以张兄超群绝伦的武艺,此次进京取功名如探囊取物”。王戬奉承道:“当然,当然!还用你说! 张兄有万夫不当之勇,就是楚霸王在世也不过如此,今年的武状元非张兄莫属”。马喑自知口笨也不多言只顾吃酒吃肉。

众人正酒酣耳热,陈从虎挎着包袱进来向众人施礼,包袱、青龙剑交与燕云“燕兄清点清点,看有无遗缺,若少一件,我二上‘剪云冈’定把‘雌雄双鼠’刘金玉、谢配忠打出屎尿来”。陈信起身致歉:被别“燕兄!燕兄!是陈某不周,高兴一时忘了燕兄身患风寒”随即吩咐下人“来来!纸笔伺候”。

早有店小二端来座椅、碗筷,陈从虎狼吞虎咽连吃带喝。燕云打开包袱细细清点无一件丢失,心想:这“梅园三虎”是什么人,黑道上如此惧怕他们,非恶类也非善类,不管怎样盘缠衣物失而复得,真是一大喜事,京都赶考不再有衣食之忧。下人急忙取来文房四宝,人调陈信操起笔写药方递于下人吩咐道“快!照此方拿药煮好后速速端来”。

随即起身向陈信、陈从虎躬身施礼“多谢陈兄!若不得陈兄相助,京城赶考何等拮据”。陈信道:“燕兄何须如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更何况我们是朋友,再谈‘谢’字,陈某不高兴了”。

燕云见陈信这样仗义也不再客套“好!是小弟不是。马喑瞪大眼睛瞅着陈信:“陈——陈兄,这——这——这你行——”?从下午喝到夜里,时辰不早了,明日还要赶路,小弟先行一步”说着起身。陈信一把拉住燕云“燕兄!我等兄弟相聚不喝三天三夜如何罢休。

陈信如此好客燕云不好回绝“好!我和陈兄的伙计一道回‘草马客栈’把方兄、马兄、小弟我的行李一并取回”。再则考试的日子还早,早到京都也还不是等,那里的吃住费用都不便宜。陈信自信笑道:“哈哈!马兄尽可放心,陈某祖上是几代行医,只因陈某自幼爱刺抢使棒,医术不甚精通,但小疾还是治得好的”。

王戬奉承道:“陈庄主,那真是全才,不但武艺高强,而且医术高明!马——马——那个兄(学着马喑),你这井底的蛤蟆知道个啥!就别瞎操心了,省点劲吃你的酒吧”!马喑也听话喝酒吃肉。在陈某这住上三日又如何,各位兄弟的吃住费用由陈某担负”。燕云道:“无功受禄寝食不安”。张靐急了:“燕兄!多不爽快,陈兄如此好意,你却不领”。

王戬帮腔:“就是嘛!燕兄不像个丈夫倒像个妇人。

不一会儿下人把煎煮好的药端到燕云面前。丘龙,丘龙,不像丘龙倒像球虫”。

陈信脸一沉:“燕兄又来了”!王戬道:“燕云!赶快喝吧。方逊劝道:“既然陈兄如此诚意,盛情难却了”!

燕云不好再回辞:“好!小弟身患风寒不胜酒力,先回客栈休息”。陈信道:“哦!喝酒误事,我都忘了。

娇妻被别人调教成公用那‘草马客栈’何等简陋如何安置贵客,我就吩咐伙计将诸位兄台的行李都搬到兴隆街的‘聚仙客栈’”。燕云出了“聚仙楼”朝草马客栈方向走,身后跟着陈信的四个伙计。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娇妻被别人调教成公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