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也

类型:汽车剧地区:赞比亚发布:2021-01-28

我去也 剧情介绍

我去也辽国驸马肖达荣五万军马只有耶律金针、去也左乘霸及四五十残兵败将仓皇逃回幽州。怨绒情绪消沉,道:“怀龙!等我想好了再说。

刚出门,一道寒光劈面而至。去也赵光义带文武僚属及五十个土兵下了阴风山向定州撤退走到天门道。靳铧绒感觉不妙本能的脑袋一侧,感觉耳朵热乎乎的液体流入衣领,端的水盆“哗”的洒在地上,一个前空翻,滚到天井。

那道寒光是一柄冷深深利剑,持剑者蒙面黑衣,不是别人正是前来寻仇的燕云。燕云一剑刺伤靳铧绒的耳朵,见他跃到天井,脚尖点地倏地飞到近前,奔他上中下三路“刷刷刷”十几剑,虚实相间,风驰电掣,气势迅疾,狠猛凶残。天门道是两侧悬崖绝壁夹着一条狭长的山道,去也四五十里长。

赵光义一行走进天门道不足半里路,去也蓦然“呼隆隆”一阵阵巨响震天动地,如山崩地裂,一个个巨石从山道两侧山顶飞流直下。靳铧绒惊魂未定,慌忙双手端着铜盆左遮右挡,身中数剑,手腕、臂膀、前胸、肋下、小腿伤处流着血,“扑通”倒地。

燕云纵身跃起手擎青龙剑“力劈华山”逼他头顶猛劈,剑势刚猛如潮涌至势不可挡,这一剑若劈上,非把他劈成两瓣。宋军被砸的人仰马翻,去也惨叫不绝。刹那间,靳铧绒头顶一道寒光挡住青龙剑 “铛”的一声,青龙剑劈在一柄剑的剑脊上。

赵光义惊慌失措在众将保护下慌忙往回撤,去也前面巨石挡住去路,去也个个滚鞍下马爬过一堆堆巨石拼着命跑,半天跑出天门道二三里,坐在地上歇了半天,计点人马五十土兵只剩下二十多人。这握剑的人也是一身黑衣,黑缎遮面。

遮面人料想:刺客(燕云)来势凶猛,雷霆万钧,自己这一剑恐怕难以挡住,用剑脊挡住而没有用剑刃。“双戟夜叉”高荆、去也“双枪浪子”戴升命丧天门道。

燕云全身的力量全都灌注在青龙剑上,摇山振岳,力拔山河。去也远处封赞紧握纸折扇慢慢踱步。遮面人的剑真没挡住,遮面人的剑脊在燕云青龙剑重劈之下,剑脊碰在靳铧绒头顶,震得靳铧绒耳鸣目眩昏厥过去。

李玮清听到声音,以为靳铧绒不小心摔倒,骂道:“真是没用的夯货!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老娘真是瞎了狗眼嫁给你这痴头!”一瘸一拐走到门前一看,吓昏过去,靠着门边倒下。燕云眼看就要结果靳铧绒的狗命,为父报仇,半路杀出个遮面人,令他恼怒异常,剑法更加凶残暴猛,用的都是兲山派招招夺命的绝技,“风起雷奔怒不休”、“雷公怒激散飞雹”、 “怒似连山净镜光”, 骏猛疾迅,星驰电走,雷霆万钧, 一团团剑光,铺天盖地朝遮面人罩住。李玮清道:“吃水别忘挖井人!休要这山还望哪山高,指望谁都莫如指望家兄!

“郜大痴”郜琼跑过来,去也质问道:“黑炭头!你的妖术呢?你的妖术呢?为啥见死不救!”赵光义喝退郜琼,爬起走过来。面人罩人小心应对,手中剑似锦云蔽日,变化从心,形同秋水,身与剑随,神与剑合,纵横挥霍,行若游龙,翩若飞鸿,随风就势,飘忽浮沉,仿如轻云蔽月,飘若回风舞雪;步法刚健轻灵,身法飘逸旖旎,形似婉柔而内涵杀机。二人恶斗七八个回合,燕云哪有心缠斗,一招“波涛鼓怒上漫天”快如闪电,剑尖直刺这面人前胸“铛”的一声。

说时迟那时快,遮面人的剑尖蹑影追风已到燕云耳边。跛脚李玮清一瘸一拐踱步,去也见靳铧绒破口大骂:去也“靳铧绒你个没用奴才!赵圆纯什么东西,傲气十足,不就是几分姿色吗,附庸风雅,恶心!要不是他爹,老娘就把她卖到青楼妓馆!赵绒郎当怪物冷嗖嗖眼睛恨不得把老娘吃了,燕云那依草附木的腌臜混沌黑着脸瞪着眼冷的像一个僵尸,个个如凶神恶煞,狗仗人势!你也是堂堂六品却低三下四,老鼠给猫刮胡子拼着命巴结脸!当心马屁拍到马腿上,一蹶子踢死你!燕云想抽剑还招哪还来得及,脑袋急速一偏,面颊还是被划开一寸长的口子,鲜血渗出。遮面人倒退几步。

靳铧绒悬心吊胆,去也小心谨慎道:去也“夫人,夫人我的祖宗!小声点,小声点!那都是得罪不起的祖宗,相符丫鬟七品官,那赵绒、赵圆纯可是相爷的儿女呀!燕云呆鬼虽然九品闲差,可是御弟梁郡王赵光义驾下的红人!这些祖宗只要在他们主子面前吹一丝阴风,老夫轻则丢官重则充军呀!夫人是绝顶聪明之人,这其中利害哪能不知?此时一群靳府家丁恶奴手操兵刃蜂拥而至。

燕云鼓起青龙剑竖劈横砍直刺,杀伤十几个家奴,杀出一条血路,足尖点地,纵身飞入夜幕。李玮清怒道:去也“你个没用的夯货!还想指望他们给你进禄加官,老娘给你说那是指望野猪过不了年!遮面人纵身跃上屋脊,霎时没入夜色中。燕云一路蹿房越脊,飞檐走壁,片刻,从窗户飞入自己的客房,一把取下蒙面黑布甩到桌子上,极其郁闷“唉!又叫靳铧绒匹夫逃过一命!”寻思:这深仇大恨何时——何时才能报!蓦然遮面黑衣人夺窗而入,立足未稳。

燕云本能反射倏忽抽出青龙剑迅疾切向这面人脖颈。靳铧绒道:去也“夫人!这些人即使不能为友不上也万万不能为敌呀!

遮面人措手不及,疾速喊道“燕云住手!”燕云真是武艺精湛,剑锋已触到那人脖颈,将劲猛的剑势嘎然收住,道:“你是谁?遮面黑衣人认定是燕云,夺窗而入,没有做厮杀的准备,所以陷入绝境;没有回答,缓缓揭开遮面的黑色锦缎。李玮清道:去也“你这夯货!去也休要另攀高枝,要不是家兄你凭什么做这六品将校?家兄对你真是天高地厚,也没见过你这么孝敬他,你真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

燕云不由得大吃一惊“呀!你——是你!”“当啷”一声手中青龙剑落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话说遮面黑衣人缓缓揭开遮面的黑色锦缎,一双杏眼凝望着燕云。靳铧绒急忙陪着笑脸,道:“夫人此言差矣!尊兄对老夫恩重如山,老夫无不刻骨铭心!去年年末朝廷收回尊兄下辖的支郡三蝗州,令文臣知州事,眼看老夫就要成为无所事事的闲官,尊兄鼎力周全才使得老夫出文就武转迁洛州将校。燕云惊异道:“呀!你——是你怨绒。赵怨绒也顾不得解释,忙问:“怀龙伤势怎样?

怨绒心烦意乱,目光呆滞。燕云多少疑惑也来不及询问,急道:“没事儿,只是皮肉之伤。李玮清道:“吃水别忘挖井人!休要这山还望哪山高,指望谁都莫如指望家兄!

靳铧绒哄劝道“对对!夫人教训的是,夫人教训的是!你怎样?赵怨绒道:“没事儿。赵怨绒道:“要不是你赠送的‘祥云麒麟锁’挂在胸前,我就被你一箭穿心了。

静了片刻,二人分别用困惑的眼神打量着对方。李玮清“呸!没出息的蠢货,要不是老娘时时教导你——你早就沦为乞丐了!

靳铧绒唯唯诺诺,不住的赔不是,好一会儿,李玮清的火气慢慢降下来,说道:“奴颜媚骨的货!想当奴才,老娘叫你过足瘾,还不快给老娘端洗脚水去,等着挨打!燕云急眉火眼道:“你——你为什么救靳铧绒那杀才?

燕云惊奇道:“你受了一剑竟然安然无恙,莫不是练过刀枪不入的功夫?靳铧绒唯唯连声,端来洗脚水,给她泡完脚,把脚盆端出去。怨绒心乱如沐,沉默须臾,道:“怀龙为什么要杀他?

燕云雷嗔电怒,道:“靳铧绒无恶不作,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你——你救他,就是为虎作伥、助纣为虐!怨绒看着眼前暴跳如雷、穷凶极暴的他,与以前认识质朴善良的他判若两人,心想这其中定有缘故;道:“你对靳铧绒痛恨切齿,与他不会没有仇吧?

我去也燕云咬牙切齿:“仇!仇深似海!逼死家叔、刀劈家父,把我燕家害得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将九年前靳铧绒在定州图正县任上残害燕家的罪恶原原本本讲诉出来;“这样蛇蝎为心、葬尽天良、禽兽不如的杀才,你——你居然救他!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质问的眼神如两道寒光射向她的眼睛。燕云一再催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说,你说。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我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