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兄

类型:高考剧地区:西班牙发布:2021-01-19

嫡兄 剧情介绍

嫡兄晋王的差使刘嶅、嫡兄燕云、元达无不吃惊,阳卯、弥超吓得面如土色。燕云忙道:“八弟不可胡言乱语!

只要出了大帐,去那孤月岭下,岭上大郡主的随从自然分辨出我到底是不是大郡主。小校指着刘嶅等人道:嫡兄“回禀都帅!刘嶅、燕云、元达、阳卯、弥超就是晋王的差使。元达笑道:“哈哈!我的娘!俺们争了半天争得脸红脖子粗,却争不到点子上,这村姑还真不一般!王荣你要作鳖自去东京相府,可没人拦着你!

陈信道:“元达本事都用在说嘴皮上了,你咋就想不出来呢!众家头领随洒家去孤月岭下,看看这大郡主究竟是真是假。陈信、燕云、赵氏姐妹、蜈蚣山众头领来到孤月岭下。郭进冲被绑的阳卯、嫡兄弥超道:“尔等胆敢咆哮军营谩骂本帅——”阳卯、弥超吓得屁滚尿流魂飞天外,没听见郭进再讲些什么。

早有军卒上来把阳卯、嫡兄弥超摁倒,胳膊粗的军棍噼里啪啦砸在二人的臀部,阳卯、弥超吓得连哭的声音都没有。孤月岭垛口的“白面小霸王”胡赞、相府军司“金毛狻猊病秦琼”李珂都、丫鬟春蓉早盯着岭下动向,看到赵圆纯、燕云激动不已,高声道:“大郡主安好!

赵圆纯道:“好!你们不要担心。刘嶅小心上前施礼,嫡兄道:“晋王属下小吏刘嶅见过都帅大人。陈信回头对王荣道:“王寨主!还有话说吗?

嫡兄郭进道:“晋王有何贵干?王荣道:“陈寨主!蜈蚣山三山十八寨弟兄忙活了一个来月,废了多少钱粮,到头来竹篮子打水。

哦!也不能完全这么讲,成全了陈寨主与你兄弟燕云的情谊、成全了你一诺千金的美名。嫡兄刘嶅道:“都帅能否借一步说话?

可咱这千把号弟兄不能靠陈寨主的美名过日子吧?再讲信义,在官府及寻常人眼里,咱也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山贼草寇,人人得而诛之。郭进道:嫡兄“好事不背人背人没好事,如果是好事就当面说,如果是坏事就免开尊口吧。陈信道:“王寨主是叫洒家作背信弃义之徒吗!绿林道上不同于官府诸多律令,更要以信义、义气为本,这正是洒家以此为本,各路绿林好汉才啸聚于此,蜈蚣山才有今日的气象。

钱粮没了可以攻州掠府取些来,信义丢了如何能拾的起来。众位头领各回山寨养精蓄锐,休整数日,随洒家去章州城取些钱粮,已补围困孤月岭的开销。证明不了我就是大郡主,燕云怎么就推断大王食言呢?

刘嶅心想他如此威严连官家都不怕,嫡兄下属哪敢胡言乱语,嫡兄道:“都帅大人为国戍边威震敌胆,残霜露宿,劳苦功高,晋王特赐两千两黄金予都帅,请都帅笑纳!”随令随从打开箱子,一锭锭黄灿灿的金子令人目炫。王荣不再多言和三山十八寨的头领拔营归寨。陈信下令众喽啰闪开通道,请孤月岭岭上的人下山。

孤月岭上的“白面小霸王”胡赞、相府军司“金毛狻猊病秦琼”李珂都、丫鬟春蓉及相府护卫个个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相互搀扶走下孤月岭。王荣愣了片刻,嫡兄大笑不止“哈哈哈------!飞上绝壁-----哈哈哈!背回大郡主!你把俺蜈蚣山三山十八寨的绿林头领都当成小儿!赵圆纯见状黯然神伤,寻思:不管怎样岭上的人总算安定了。她心悬巨石总算安稳放下来了,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倒下。

赵怨绒恨不得一剑结果了王荣,嫡兄眼里喷着怒火“你你!燕云看着面色蜡黄的赵圆纯心急如火,但又不便搀扶。

赵怨绒急忙俯身扶起赵圆纯呼喊着:“姐姐!姐姐!陈信道:嫡兄“罢了!七弟,这大郡主谁能证明呢?陈信走近赵圆纯,道:“洒家看看。赵怨绒怒道:“你要做什么,走开!燕云急忙道:“赵绒公子勿惊!二哥绝无歹意----

赵怨绒道:“他要怎样?燕云心急火燎,嫡兄急不择言道:“二哥!七弟绝不会蒙骗二哥,苍天可见!二哥莫不是——要食言。

燕云道:“二哥精通医术,他要为大郡主看病。赵怨绒疑惑看着陈信、燕云。陈信急切道:嫡兄“七弟,七弟如何这般猜度愚兄!

元达对赵怨绒道:“赵公子你就放心吧!我二哥的医术那可是祖传的,二哥的绰号‘小孟尚赛扁鹊’那可是名副其实的!我七哥好不容易把大郡主救下山,大郡主的病若被你误了,可别不关我七哥的事儿!赵怨绒再看燕云急得团团转,不再拒绝陈信为赵圆纯看病。

陈信俯身为赵圆纯号脉,片刻,站起身,道:“无甚大碍,郡主只是连日劳累身子虚脱;待洒家开服药,少则三五日,多则七八日,就可痊愈。赵圆纯寻思:二人再僵持下去,言语失和,后果难测;忙道:“陈大王、燕云都误会了。”随吩咐喽啰拿来纸笔,开了一张药方,命令喽啰按药方去营帐取药、煎药。夜幕低垂。

元达对赵圆纯道:“大郡主你贵为相爷千金,我七哥只是南衙的一个仆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陈信在营帐宴请燕云、赵怨绒、胡赞、李珂都、丫鬟春蓉及相府护卫,赵圆纯吃过药身体略有好转也在其内。证明不了我就是大郡主,燕云怎么就推断大王食言呢?

陈信道:“所言甚是。宴饮之初胡赞、李珂都、丫鬟春蓉及相府护卫及不自然,身入贼窝哪能不提心吊胆,后来看看陈信等态度友善,更有燕云壮胆,也逐渐从容起来,一道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元达好奇缠着燕云讲讲上绝壁崖解救大郡主的经过,燕云拗不过只好简要讲一遍。当初谁能想到七哥真的会这样冒险!二哥想到没有?

陈信愧疚道:“七弟,二哥真是对不住了!而今想想真是后怕,万一七弟有所不测,叫二哥有何面目活在世上!赵圆纯道:“要想证明我就是大君主何难!

王荣冷笑道:“莫不是叫我等跟你去东京相府走一遭!那我等岂不成了瓮中之鳖了!燕云忙道:“二哥休要自责!绿林与官府自古冰炭不同炉日月不同明,七弟是公人,二哥能念手足之情成全七弟这趟官差,忍辱负重,承受绿林道上的埋怨,七弟于心不忍!

元达不知脱口而出几个“好”字,燕云讲完,寻思片刻,道:“唉!真是惭愧,二哥咱俩险些把七哥逼进阎罗殿。赵圆纯道:“当然不用。元达道:“我等兄弟欢聚好比牛郎见织女——容易吗?别谈那些扫兴的事儿,来来喝它三百盏。

”端起酒碗“咕咚”一饮而尽,“哎!喝呀!愣什么神儿!元达一言化解了尴尬的气氛。

嫡兄陈信、燕云、胡赞、李珂都及相府护卫端碗饮酒。正是这在你们达官贵人眼里不屑一顾的主儿奋不顾身舍生忘死救了你,你难道就无动于衷,你就不能以身相许吗?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嫡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