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红院红院

类型:热搜剧地区:亚美尼亚发布:2021-01-19

怡红院红院 剧情介绍

怡红院红院燕云、院红院元达、马喑都上床睡觉。柴钰熙道:“燕云你身为晋王护卫把分内的事儿做好就是,洪筠是贪是廉不是市井愚夫愚妇说的,哦!据说洪筠和你还有些瓜葛,他即将走马赴任定州刺史,如果他是脏官污吏你也脱不了干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罢了。

元达一惊道:“哦!哪会是谁?武天真在床上盘腿而坐,怡红五心朝天,练习太和内功。燕云冷冷道:“燕风。

元达道:“是燕风那杀才。马喑道:“燕——风——是是谁?约三更时分,院红院窗户“吱”裂开,从窗外投一纸团,声音很轻。

武天真静了须臾,怡红见窗外没有动静,怡红悄悄下床,轻轻推开窗户,月光如一泓秋水飞泻入室,伸出头四下张望,月悬碧空,夜色如昼,把起伏的山峦、插天的绝壁、茂密的野草长林衬托得黑漆漆的,远处不时传来“啾啾”的飞禽鸣叫声、“嗷嗷”野兽的嘶鸣声,山风阵阵扑面而来,顿觉侵肤之冰凉,回头把地上的纸团捡起来,展开借着月光观瞧。元达道:“五哥就别问了,没见七哥正烦着呢!

燕云确实心烦如麻,兄弟燕风为惨死的父亲建墓也的确令自己无地自容,但他恃强凌弱、草菅人命、认贼作父----罄竹难书;沉闷一阵子,请元达驱马卖些祭品。整整衣衫,院红院提上太阿剑,从窗口跳出去,关上窗户。元达卖回祭品,燕云、元达、马喑在燕伯正坟前祭奠一番。

欲知后事如何,怡红且听下回分解。燕云触目崩心,哀痛欲绝,涕泗横流。

在元达、马喑劝说下离了柳林坡,打马来到燕家庄。且说,院红院南剑“云里天尊”武天真从窗口离了客房,沿着山间小径向南走了不到半里路程,见路边一片开阔的草地,闲花野草约没过膝盖。

燕家庄早已不是昔日的景象,一片残垣断壁,杂草丛生,狐兔四蹿,荒无人烟,令燕云徊肠伤气凄然泪下,徘徊许久,燕云说要去鱼龙县看望母亲,元达、马喑自是陪同前往。怡红草地上离着一人。三人搬鞍上马,打马如飞,跑了半个多时辰,来到鱼龙县分界,燕云突然勒住坐骑,寻思:杀父之仇未报,功不成业不就,有何脸面去见母亲;暗自道:娘!待孩儿它日以朝廷法度将杀父仇人靳铧绒人头取来,邀娘一同祭拜爹爹在天之灵。

燕云想罢与元达、马喑驱马回定州,途径图正县已是傍晚,三人找了一处酒店进食。三人围着一张桌子坐定,点了几样菜蔬一壶酒边吃边饮。说的燕云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人四十岁上下,院红院身材高挑,清瘦的脸棱角分明,双目似箭阴森可怖大有吃人之势;背一口长穗寒光双手剑,青色剑穗随风飞舞。听着旁边一桌两个县衙小吏打扮的人说话。其中矮个子小吏对高个子的小吏道:“王孔目,这几日县令洪老爷家真是门庭若市呀!连定州州衙长吏都争相巴结洪老爷,那可都是洪老爷的上司呀,以往对洪老爷吹胡子瞪眼,现在倒像孝子贤孙,洪老爷莫非攀附上了什么贵人?

王孔目(高个子)道:“赵押司你算说对了。元达道:怡红“快滚!你知道州衙十里外的柳林坡那座新坟是谁的?魏押司(矮个子)道:“不知道。

院红院衙役们刚要走被燕云叫住。王孔目道:“那是御弟晋王驾下燕云燕校尉父亲大人的墓,这墓就是咱图正县县令洪大人建造的,花了数百贯钱。

魏押司道:“哎我的娘亲!洪老爷可算是靠上了一颗大树,飞黄腾达就不远了。怡红燕云道:“请问你们县令老爷名讳。王孔目道:“你说对了!定州刺史贾彦贾大人进京升职,这定州刺史一职就是图正县县令洪大人的。魏押司道:“一个八品县令升到六品刺史这是多少级呀!八级八级,连升八级!咦!可能吗?王孔目道:“你呀!朝中有人好做官都不懂。

魏押司道:“恭喜王孔目!院红院衙役道:“我家县令老爷姓洪名筠。

王孔目道:“洪大人连升八级,又不是我,有何可喜?魏押司道:“咱弟兄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就别埋了,你是杨大人的红人图正县谁不知道!洪大人高升了还能亏待得了你,到时可别忘了兄弟我!怡红”回答后匆匆离去。

说着二人开怀痛饮,吃罢酒饭连钱也不负,趾高气扬而去。元达问店小二,道:“小二,那俩公人在你酒店赊账?

小二小声道:“没有。元达道:“七哥真是孝顺!前阵子咱们攻打天狼山多忙,七哥也没忘记给盟爹建坟。元达道:“没有,咋不管他们要酒饭钱?小二小声道:“那是县里王孔目、魏押司!谁敢管他们要钱!

三人饭毕回到定州驿馆,时间已到戌正(20:00)。元达骂道:“呸!什么孔目、押司鸟毛一般的小吏也敢仗势欺人!洒家帮你去讨要。说的燕云心里很不是滋味。

马喑道:“八——八弟——你要——要向——你七哥——哥——”起身要追。小二急忙拦住,道:“客官爷爷!求您了,小店可经不住风浪。”小二推辞不过只好收下。

燕云觉得王孔目、魏押司面熟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暂歇不管,道:“小二,这县令官是何许人?元达道:“学!七是哥忠孝节义之士,是个完好的人,叫八弟咋学?就是学一辈子也学不到七哥的十之一二。

七哥你也是,这么大的事儿咋不叫兄弟来,咱们还是不是磕了头的生死弟兄?小二看看周围没人,小声道:“这县令叫洪筠原是横风军的什么都头,可能是作奸犯科丢了官,好像通过御弟涪王府的他姐夫做了这图正县的县令,王丘、魏海也从横风军跟随他个个摇身一变都成了县衙里公人,你想这豺狼当道,俺们这些平头百姓哪有安生日子可过!”回话后匆匆离去。

燕云也不想教元达节外生枝,劝住元达,丢给小二银两,道:“那俩公人的酒饭钱我付了。燕云更觉得惭愧,禁不住道:“不是!我没有差过什么人为先父建墓。燕云想起来了,王孔目、魏押司就是横风军三指挥四都的军卒王丘、魏海,这县令洪筠就是横风军三指挥四都的都头,自己在横风军做军卒之时险些被洪筠折磨死,也没少受王丘、魏海的刁难,这些地痞无赖又跑到这里为非作歹,据闻还是打着自己的招牌不日又要高升。

他本来想在图正县住一宿次日拜望图正县县令,感谢为燕伯正修墓扫墓之恩,听小二所言再想想昔日之怨,决心请晋王差人查处洪筠。元达看着燕云一脸忧虑,道:“七哥,那图正县县令洪筠与你素不相识,怎会粘上你的光!八成是那俩狗奴才道听途说。

怡红院红院燕云思虑一定不再搭话。燕云本想觐见晋王又怕不妥,就去见王府司马柴钰熙,陈说图正县县令洪筠在百姓中口碑甚坏请晋王明察。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怡红院红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