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警督

类型:艺术剧地区:伊拉克发布:2021-01-18

三级警督 剧情介绍

三级警督警督方逊道:“不为此事。”对张茜萍使了眼色。

这普天之下有谁敢对殿下如此无礼!去年底,警督你在黄泥坡打残真州知州姚恕的二衙内姚勇忠,在你举办婚事那天无意被姚府家丁认出,刺史姚恕派人暗访多日认定就是你。赵光美见一计不成气急败坏,叱退王戬,在军帐内团团转。

这时王府翊善阎怀忠进见,“禀殿下!这几日小的搜罗了十位如花似玉美人,个个堪称国色天香,现在帐外候着,请殿下召见。赵光美本是好色之徒,在军营中也从未断过美姬陪欢,不时吩咐阎怀中带人为他搜寻美女,此时他一心想收复燕云没有兴致,责骂道:“无耻之徒!居心叵测,竟陷寡人于声色犬马!来人把阎怀中拖出去重打二十军棍。今天下午,警督真州缉捕你的公文就到了为兄的书案上,为兄给压下了,怕声张出去没给元达说。

等到夜色降临,警督为兄到你家中寻你,盟娘(燕云的母亲谢氏)说你去了尚家,为兄速去尚家寻你,便看到你被尚家家丁殴打。阎怀中被军卒拉出营帐就打。

阎怀中哀嚎“殿下!殿下!恕罪!小的也是您横风大捷的功臣呀!燕云,警督道:警督“大哥!七弟行侠仗义教训那为非作歹的姚衙内,错了吗?那姚恕身为朝廷命官不会不知法度,就是到了真州衙门我也是光明磊落,他要判我的罪,得先看看他那强抢民女的儿子该当何罪?赵光美听到“横风大捷”猛地想起什么,急令军卒住手,把阎怀中扶进军帐。

方逊,警督着急道:警督“七弟,七弟!迂腐,迂腐呀!法度,哪个赃官不知法度?哪个赃官不是依照法度肆意妄为残害百姓?那姚恕只有两个儿子,老大被你五叔苗彦俊打死,老二被你打成残废不说还患上了疯病,他岂能与你罢休!再加上归云庄命案,姚恕判你个杀头都是轻的!赵光美道:“怀中!横风军好像有一个燕云是吧?

阎怀中惊魂未定,想了片刻,道:“回禀殿下!是有个燕云。燕云仰天长啸,警督道:“苍天,苍天!你在哪儿,你在哪儿?我要找你评评理,这天道何在?天道何在?--------”纵身腾空而起,抽出青龙剑于半空狂舞。

小的任左侍禁横风军判官时,那燕云是横风军衙门兵房马政监的马夫,给殿下上过‘横风军御敌十三策’、易水街斩了番邦千夫长耶律辉退了番兵,后来被殿下令军卒把他乱棒打出。警督“天道何在?天道何在?--------”在山谷不断回响。赵光美道:“晋王属下陪戎校尉燕云可是横风军的马夫?

阎怀中道:“前几天他来军营,小的暗暗观瞧,认定陪戎校尉燕云就是昔日横风军的马夫燕云,小的没有和他会面。赵光美大怒道:“阎怀中!阎怀中!简直是阎坏种!堵塞贤路陷害燕云,寡人恨不得宰了你混沌泼才!”上前举手朝他脸上就是一阵耳光。燕云正为房郡王的钧牌焦虑不安,来回踱步,见王戬进来,以为是送都帅房郡王钧牌的,急忙迎接,道:“王戬!都帅钧牌可在?

燕云狂舞后立稳脚跟,警督道:警督“大哥!姚恕之流、燕风之辈处处花香满径;七弟我处处与人为善,处处想的是扶危济困除暴安良为什么到头来却没有立锥之地?好人、善人就该如此吗?就该如此吗?苍天缩头乌龟,躲到哪里去了?为何不敢见我?为何不敢见我?”。阎怀中被打的闭口出血,心中自是冤枉,奉主子郡王命费心竭力好不容易搜罗来十几个美女,不但无功反而落下陷主子以声色犬马的恶名,受罚挨打算了,又把几年前赶走燕云的罪过都推到自己身上,唉!认命吧,谁叫自己摊上这反复无常的主子。赵光美打了阵觉得手打酸了,停下了,思忖片刻,道:“阎怀中!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不管用什么手段不令燕云归附寡人麾下,如果招抚不了燕云,你的后果自会知道!如果招抚了燕云,美人、珍宝、官爵寡人对你绝不吝啬!美女钱财不能动其心,招抚这等洁身自好之士,自然不易。

”掏出汗巾给他擦拭嘴角血迹。且说,警督都帅房郡王赵光美料知燕云前来请钧牌寻找晋王赵光义,吩咐侍从回告燕云:都帅偶感风寒不能召见。阎怀中被逼无奈,挖空心思,思虑计策,许久,道:“殿下!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燕云不是一心要洁身自好吗,那就叫他洁身不了,出淤泥而不染,小的叫他入淤泥怎能不染!”附耳对他窃窃私语。赵光美略加思索,拍手叫好,“怀中!没想到你竟是足智多谋神机妙算之士,以往寡人眼拙了、埋没你了,好钢用在刀刃上,这回怀中定不会叫寡人失望!

警督燕云闻之怏怏而回。阎怀中小心道:“多蒙殿下教诲,愚者千虑偶有一得。

如果燕云还不归附,望殿下——赵光美令亲卫“金头白猿”王戬带上自己身边的第一美姬张茜萍、警督吴落梅三箱稀世珍宝给燕云送去,叫他说服燕云归附。赵光美道:“如果那燕云不归附——怎么会呢?你自管用心去做,他定会浪子回头的。这夜,赵光美在营帐内宴请燕云,阎怀中及两个美姬张茜萍、吴落梅相陪。张茜萍、吴落梅个个娇艳如花娇艳欲滴楚楚可人,二人皆能歌善舞,声音娇美轻柔,举止飘飘然如仙女临凡,诉不尽的风流。

帐内香气袭人掠人魂魄,足以使人骨软筋酥。赵光美本以为王戬与燕云是故友,警督令王戬说服燕云是最合适的人选。

张茜萍、吴落歌舞助兴,歌喉如碧玉相击般清脆,舞态生风红裙随着纤细腰肢飞快地旋转,顾盼生辉,撩人心怀。酒宴间轮番为燕云把盏敬酒。哪知道王戬嫉妒心极强,警督接到赵光美的钧令气得一口血差点喷出来,警督寻思:燕云出身寒微,上溯八代就没有为官作宦的;自己出身高贵四世三公怎么在郡王眼里就不如燕云这猪狗一般的人?靠着显贵的出身跻身房郡王府,刚得到郡王亲近,燕云又鬼魅一般的现身,他若真的归附房郡王驾下,自己那是再无出头之日!决心一定不能叫燕云归附郡王麾下。

燕云迫于郡王情面勉强吃了几杯酒。张茜萍、吴落梅回到座位。

赵光美咳嗽几声装出风寒未愈之态。王戬来到燕云军帐门前,令美姬张茜萍及送珍宝的随行门外等候,自己进了燕云的军帐。阎怀中笑道:“哈哈!阎某从未见过如殿下这么礼贤下士思贤若渴的明主。殿下听说燕校尉要急着寻找晋王,带着病为燕校尉置酒宴送行,又遣张、吴美姬歌舞助兴,三军将士无不羡慕校尉得殿下如此垂爱。

燕云道:“殿下!恳请殿下放下钧牌,明日小的前往绝阳岭寻找晋王。无情未必真豪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校尉难道就无动于衷吗?燕云正为房郡王的钧牌焦虑不安,来回踱步,见王戬进来,以为是送都帅房郡王钧牌的,急忙迎接,道:“王戬!都帅钧牌可在?

王戬没有答话,傲气十足打量他,片刻,讥讽道:“呵呵!燕蛔虫你貌不惊人艺不出众,郡王怎么就这么高看你!郡王忍痛割爱把爱姬张茜萍都给你送来了,还有几箱子稀世珍宝,都在帐外候着呢!别他娘的‘婊子立牌坊——假正经’了,谢恩领赏吧!燕云急忙起身,向赵光美深深一礼,道:“小的庸夫俗子蒙殿下错爱,它日必报殿下隆恩!赵光美笑道:“免礼免礼!”歉疚“寡人深恨自己失察,当年在横风军受阎怀中蒙蔽,听信谗言,使得校尉报国无门,功而不赏反倒受罚,唉!都是寡人之误呀!今日殿下查明此时,险些要了怀中的狗命,你看怀中脸上的伤痕都是殿下所赐。

”向燕云跪倒赔罪“望校尉大人大量,看在你我在横风军相识的份上,恕怀中之罪!燕云看着王戬忘恩负义的嘴脸,怒气冲天,真想一耳光扇过去,但想一想他毕竟是自己以前的结拜兄弟,宁可人负我,切莫我负人,有他去;道:“既然不是送郡王钧牌的,请带上美姬、珍宝回禀郡王:郡王好意燕云心领了,请郡王勿失前言。

王戬闻听心中窃喜,不漏声色,骂道:“你真是狗坐轿子不识抬举额,给脸不要脸!”甩袖而回。横风军、房郡王赵光美、横风军判官阎怀中令燕云没齿难忘耿耿于怀的名字,飞扬跋扈的赵光美、推波助澜的阎怀中把自己逼得走投无路入地无门,每每想起浑身冒冷汗,赵光美刚愎自用御敌无术陷人有方,哪是严气正性贤达正直之能臣;即使自己不是晋王的麾下,也绝不与之为伍,但表面上还不得不敷衍,道:“阎大人请起!阎大人何罪之有,都怪燕云出身寒微入不了大人的法眼。

阎怀中急忙起身,道:“燕校尉万万不要为殿下耿耿于怀,那都是怀中嫉妒贤能致使校尉遭受不白之冤。王戬心中暗自庆幸,见了赵光美表现出一脸沮丧,道:“回禀殿下!小的有负使命,都怪那燕云太不识抬举,全然不给殿下颜面,把人、物都全数退回。”言语中仍是透露出不满的情绪。

赵光美听出其中埋怨,道:“燕校尉勿怪!常言道人有失手马有漏蹄,当时寡人不也有失察之过,过去的就叫它过去吧!来来把酒言欢。”和燕云、阎怀中举杯而饮。

三级警督张茜萍、吴落梅轮番给燕云把盏,燕云盛情难却又喝了一阵子。赵光美道:“不急不急!吃完酒寡人就把钧牌给你。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三级警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