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henlu

类型:少儿剧地区:柬埔寨发布:2021-01-15

henhenlu 剧情介绍

henhenlu赵圆纯道:“不会,那就不是他!”冲丫鬟春蓉“快给我备一套男装,把我那箱子里的几根高丽参都包好。燕云搂开遮面的乱发,仰望着刘嶅“刘推官您看,您看!小的是燕云!是燕云!”刘嶅拽着长衫一抖,抖开燕云的手,转身匆匆而去。

”几个仆人把燕云拖到堂口前,高举木棍、皮鞭朝燕云就打。”春蓉急忙道:“大郡主您的饭还没吃下一般呢?”赵圆纯也不答话急急除去女儿装。燕云趴在地上,嘴里流着血“南——衙!我要——见——南衙!”没一会儿燕云又昏迷过去。

仆人把他脱出离大门很远丢下,跟随阳卯再次进了府里关上大门。近一个时辰,燕云醒过来,挣扎了几次站不起来,手扒脚蹬,扒向赵光义府邸大门,身后留下片片血迹。春蓉深知赵圆纯的脾性,不敢再勉强,匆匆去为她准备。

不多时春蓉拿着男装、包好的高丽参jin来。赵光义府邸大门前这一番折腾,惊动了街上的行人,也不敢凑近,远远躲在一边看着。

燕云扒到赵光义府邸大门前,门前的石阶被染红了,“啪——啪!”三次叩响大门。赵圆纯一把从她手里拿过男装,极速穿戴。大门打开阳卯出来看到脚下血人一般的燕云,气得发笑“呵呵!这不怕死的,爷爷还真是少见。

赵怨绒从来没见过赵圆纯如此心急,帮着她整理服饰。”燕云嘴里淌着血,声音沙哑“我——见见——南——南衙——见——”阳卯道:“今天爷爷真不想送你上西天,可是你这般心急,爷爷就成全你。

”从身后仆人手中接过木棍奔燕云脑袋上就砸。赵圆纯收拾停当。

“住手!”阳卯听有人叫唤,声音是从府里传出来的,收住木棍,回头看叫唤的人:矮小苦干,三绺须髯,四旬左右年纪。赵怨绒背后包好的高丽参。他认得干爹安习,慌忙道:“爹!爹您怎么来了!

安习嗔怒道:“阳卯孽障!你还嫌主子不够晦气吗!阳卯慌张跪下,道:“爹!您老息怒。”一个仆人拽起燕云的脚拖出十几丈开外的街道边丢下。

姐妹二人出了碧荷馆跨上两匹快马直奔暮云客栈。听孩儿说,这瘟猪燕云死活要往府里闯,孩儿不依他,他就对孩儿一顿拳打脚踢,孩儿哪是他的对手。您看,把孩儿打得浑身是血!孩儿才招来仆人们驱赶他。

他这是第三次硬闯了,孩儿怎能叫他jin去!您老不信,问问他们。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仆人们齐声道“安爷!少爷说的句句是实,我等作证。躺在地上的燕云仰望着安习,声音嘶哑“安——虞候!我——我见——见——南衙!

且说,燕云正寻思阳卯举止怎么如此反常?等待他向南衙通报开门,突然“金毛色鬼”带着七八个仆人手持木棍、皮鞭,如狼似虎冲出来。安习俯视着他,嗔忿道:“燕云你还有脸见南衙!好!你若还念昔日主仆情分,不要玷污了主子的堂口。

”冲燕云躬身一揖“老夫代主子谢你了!”对仆人们“把他拖的远远的!他若再来撒野,就把他送进衙门。在阳卯吆喝下,木棍、皮鞭如狂风暴雨“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奔燕云劈头盖脸就打。”仆人们遵命而行。衣衫褴褛满身是血昏死的燕云如同一条死狗倒在街道墙角。夜幕深沉,月星隐耀,寒风肆虐。

寒风渐渐吹醒昏死的燕云,吹的遍体伤口疼痛不止,禁不住抽搐、呻吟。燕云武功全失,在武德司侦讯庭大牢煎熬的精疲力竭,腾挪闪展不及,被打的头破血淋,衣衫破烂,皮开肉绽,须臾被打倒在地,木棍、皮鞭仍不停的捶打、抽打,片刻昏厥过去。

燕云之所以没被打死,不仅是他命大,在赵光义府邸门前第一次被阳卯众仆人暴打他,是他命大;第二次仆人们留了一个心眼儿,没有听阳卯的“把瘟猪拖出去,往死里打!出了人命,我来扛。”心想燕云真被打死了,他扛个屁!他的靠山是主子红人安习,自己只不过府里是最底层佣人,出了人命,这锅只会甩给自己。一个仆人对阳卯“阳校尉!恐怕要出人命了。

所以没有痛下杀手,高举木棍、皮鞭轻轻落。燕云的半条命算是保住了。

燕云稳了一阵子,从身上携带的破烂百宝囊中摸半天摸出一枚百日耐饥金橡丸,这是他师父武天真给他的。”阳卯不情愿“那就住手吧!把这瘟猪拖远点儿,主子够晦气的了!不能再晦气了。塞进嘴里吞下,歇了半个时辰感觉稍有点气力,吃力拄着剑鞘如蜗牛一样蠕动,没动一寸感觉阵阵巨疼,咬紧牙关,疼得牙齿锉的咯咯直响,两个时辰后爬到赵光义府邸大门对面的一处墙角蜷曲着。寻思:南衙府邸jin不去,就在此地等南衙,一天等不到,就两天、三天——南衙总会出入府邸大门的,见了他,一切疑惑都会真相大白,不愁洗不尽自己的不白之冤。

正在思虑,见一人从身边闪过,那人年近四旬,五短身材,面色灰白,黄焦焦的胡须。天做被子,地做床,街道作枕头,星月作纱灯,夜宿街头。”一个仆人拽起燕云的脚拖出十几丈开外的街道边丢下。

众仆人随着阳卯进了府里关上大门。迷迷瞪瞪似睡非睡,感觉剑鞘被抽动,睁眼看,一个蓬头垢面破衣烂衫的乞丐正在拽身下的剑鞘。燕云死死抱住剑鞘“抓贼!抓贼!”声音嘶哑喊不出多大的的声音。燕云略感欣慰,心想那乞丐若拖一会儿,自己竭尽全力也保不住师父给的这柄青龙剑,爬回原来栖身的墙角;心想师父说过这百日耐饥金橡丸也是一时充饥之用,如果体力过分消耗,绝对耐不得百日之饥,还得买些食物充饥。

燕云昨天就吃了一顿早饭,是在武德司侦讯庭大牢吃的牢饭,午饭、晚饭水米未进,又遭受阳卯等人毒打严重失血,在地上爬来爬去,体力极度透支,如没有那枚百日耐饥金橡丸撑着就得饿死,有它撑着转化的能量此时也将消耗殆尽,感觉饥乏也是正常。不知过了多久,燕云苏醒过来,心想阳卯真是胆大包天,莫说自己是南衙的亲随,就是一般百姓,他也不该如此残暴;见了南衙,再慢慢理论;吃力的爬起来,蹒跚来到赵光义府邸门前,扶着大门“啪啪!”叩打门环,大门闪开,站立不稳一头栽倒开门人的阳卯身上。

阳卯被扑倒在地,脸上、身上沾满了燕云身上的血迹,“嗷嗷!”大叫,一把推开燕云,爬起来,怒道“瘟猪!该扦死的瘟猪!临死也要惹爷爷一身晦气。揣进百宝囊摸摸,大惊!百宝囊内银子全无。

乞丐拽着剑鞘,拖着燕云,连踢带踹,燕云死不放手,走了七八丈远,见天光渐亮,不敢再纠缠,丢下燕云就跑。”冲众仆人“把瘟猪拖出去,往死里打!出了人命,我来扛。寻思:定是在睡着的时候被偷剑的乞丐偷走了,那乞丐如此穷困不堪,还要欺凌弱者、窃夺钱财!如今沦落到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谈什么——侠之大道,保社稷安黎庶,剪恶除奸,扶危济困。

唉!当务之急,还是洗去不白之冤。燕云在等了两天两夜,几乎不敢眨眼,死死盯着赵光义府邸大门,别说看到主子赵光义的影子,就是府邸里出入的人影都见不到。

henhenlu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百思不得其解。心想这不是南衙驾下开封府推官刘嶅吗!急忙扑过去拽住刘嶅长衫一角“刘推官!小的是燕云!”刘嶅一惊,低头仔细观瞧趴在地上衣衫褴褛遍体鳞伤他。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henhen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