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军统的女人

类型:直播剧地区:印度尼西亚发布:2021-03-03

误入军统的女人 剧情介绍

误入军统的女人赵怨绒咬牙切齿“阳卯畜生!军统有朝一日非杂碎他的骨头喂狗吃!在这之前呢?悄悄爬起来,下了土炕,换上耿豹拿来的衣服,打开房门,房外皓月当空亮如白昼,看看院子那一人多高的围墙,心想如果自己武功不废蹿过去如履平地,可现在爬过去都困难,惊动了耿豹一家,一时又走不了,还是端把椅子垫着。

酒馆里的东家、伙计、吃酒的人、酒馆的街坊邻居,一听这动静“哗”的都围过来了。燕云说起奉赵光义之命,误入离了东京去麟州寻找南剑武天真,误入到黑塔山金枪会玄衣弟子枢廷曹第五独立分旗,燕云舍生取义,喝毒药以命偿还金枪会的血债之时。起凤镇晌午刚经过一番流血,他们还有看热闹的胆子,没有,但听到了“燕云”两个字,再看被捆绑的人,就是晌午为镇子上的耿豹及镇上百姓求情的燕云,要不是燕云,起凤镇的人可能被萧皇后斩尽杀绝了。

酒馆里的东家大喊:“乡亲们!燕云!咱们的救命二人回来了!”“呼啦”围过来的人更多了。耿豹从人群外应急jin来,借着灯笼的光亮看,冲符承旅等人喝道“该死的泼贼!竟敢捆绑起凤镇的救命恩人,起凤镇的乡亲们能答应吗?”“不答应!不答应!俺们死也不答应!”百姓齐声高喊。赵怨绒恼怒道:军统“英雄!你真够英雄!我真是瞎了眼!瞎了眼!”燕云懵了。

赵怨绒杏眼圆睁瞅着他“无情无义的亡命之徒!误入”拂袖而去。家住临近的百姓急忙从家里拿出耙子、菜刀、镢头、猎叉、弓箭等务农、打猎的工具,冲符承旅怒喝“泼贼!如果不放恩公燕云,就别想出起凤镇!”人声鼎沸,惊天动地。

银戟太岁”符承旅及手下十个个喽啰,虽然武艺在身,提着兵刃,见这些不要命的主儿,心里发寒。燕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军统一阵迷惑,摸摸脖子下“麒麟祥云锁”。好汉难敌四手饿虎难架群狼。

误入这是他送给赵怨绒的定情之物。符承旅寻思:就是把就把分散在起凤镇的全部喽啰都调集起来,也抵不过这成百上千的农户。

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军统寻思:也好。

带着喽啰们仓惶挤出人群。自己整日滚爬于生死边缘,误入不能连累了她;自己什么时候构陷过主子!一定要洗尽不白之冤,寻的主子问明缘由。起凤镇这些百姓为何不趁着人多势众把符承旅等人都给结果了,以绝后患?百姓想的事平安无事过日子,怎会添惹是非,要不是为了搭救恩公燕云,绝不会要和符承旅等人拼命械斗。

心想只要符承旅等人不危及恩公燕云的安全就行了。被捆绑的燕云早已清醒过来了,对从马上摔下来至今的事情,也明白八九不离十。一想不行,如果飘不到三岔镇飘山野阴沟弄好了是个半死,弄不好就得命丧黄泉。

想到这拄着拐杖,军统打算去赵光义府邸门前继续等待赵光义的出现。耿豹急忙为他松绑。酒馆东家早就搬出来椅子,扶着燕云坐下。

耿豹、酒馆东家、百姓们“呼啦啦”全都给燕云跪下,谢燕云晌午的救命之恩“恩公在上!受小的们叩拜!”燕云强忍着浑身疼痛,起身道:“乡亲们起来!快快起来!”“噗通”跪下“是燕云谢乡亲们的救命之恩,您们是燕云的恩人呐!”耿豹站起来,道:“都别客套了!咱们的恩公还没吃饭呢!”背起燕云往自己家跑。误入这从马背上摔下来的正是燕云。百姓们紧紧跟着。耿豹把燕云扶到炕上。

话说,军统燕云在随大辽国皇后萧云燕的人马返回辽国天德关的途中,军统假借出恭,就开溜了,认蹬扳鞍翻身上了马,在马的后胯狠打了一鞭子,这匹马四蹄蹬开,一路狂奔。不一会儿酒馆东家带着伙计,拿着跌打损伤的药、酒肉饭食,送过来。

燕云也是饿了,不多时吃了个精光。去三岔镇面见主子赵光义交令,误入去三岔镇必经起凤镇。酒馆东家吩咐伙计回店里再取酒食。耿豹为燕云涂抹跌打损伤的药。燕云浑身青一块紫一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往下滚。

耿豹给燕云涂药,忙活了大半天。燕云恨不得肋生双翅,军统飞到三岔镇,军统不停地抽打坐骑,他胯下的坐骑是辽国久经沙场的战马,通人性,猛抽一下战马就明白了“主人是快跑”,燕云不停地猛抽,战马就觉得不对劲儿“主人今天怎么把我往死打,一点儿不心疼!还打!再打就得俺就没命了。

酒馆东家的伙计又端进来一些酒食。燕云吃不下去。明白了驮着的不是俺的主人,误入既然不是俺的主人,误入等着瞧,俺非把你甩飞不可!”战马狂奔进了起凤镇一条巷子,该拐弯的时候,要是以往就会减速,这回不行,它是有意把身上驮着的人甩掉。

耿豹对一屋子的百姓,道:“乡亲们都散了吧!这时辰不早了,恩公得好好安歇了。”一位农户“耿豹。

明天,恩公可要到俺家,俺一家老幼以表恩公的救命之恩!”别的百姓纷纷,道“恩公!明日到俺家!到俺家!”耿豹道:“好好!咱们起凤镇,轮流着管待咱们的大恩人!每家轮完之后,恩公就住俺家,俺家供恩公一辈子。燕云武功尽废,一连几天没有进食,晌午是和萧云燕报了餐一顿,还被起凤镇大汉耿豹打个半死,身体就一直没有缓过来劲儿,骑在马背上这一颠,就有些把持不住了,感到身体发飘,心想飘就飘吧!飘到三岔镇更好。”一猎户,道“不行!这好事儿不能被你一个人独占。俺们起凤镇乡亲们,都把恩公供养起来!”耿豹为了叫燕云早点休息,也不再纠缠,敷衍道“好好!就照你老兄说的办。

燕云道:“壮士请起!”耿豹把心里不再疑惑,对燕云更是钦佩,为了不再打搅燕云休息,回自己房中安歇。散了,散了吧!”乡亲们陆续退出去了。一想不行,如果飘不到三岔镇飘山野阴沟弄好了是个半死,弄不好就得命丧黄泉。

他虽然归心似箭,但还算清醒,紧紧抓住马的丝缰,两腿夹jin马肚子,可是他身上没劲儿,感觉抓紧了、夹jin了,其实还差得远,胯下的马一拐弯“刺啦”马蹄子一打滑险些摔倒,战马就是战马,硬是没倒,把燕云给甩飞出去了。燕云心焦如焚,寻思:萧云燕发现不见自己,定会差手下马军寻找,自己若被找到,被带回辽国天德关,一时如何脱得了身!现在萧云燕差使的马军可能已经出发,可能正在来起凤镇的路上,可能已经到了起凤镇,可能就在耿豹的门外。正在寻思,耿豹拿着自己的衣服放在燕云身边,道:“恩公!这身衣服是小的的,您穿稍显的肥大,先将就将就,明日小的请镇上的裁缝为您做合体的。耿豹跪下,哭道:“恩公!恩公!不是小的诚心打扰您休息。

小的心里话若明天再说,非把小的憋死!飞就飞出去吧,可偏偏飞滚到冤家虎踞山龙蟠寨的寨主“银戟太岁”符承旅的脚下。

真是应了那一句,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放屁也砸后脚跟。燕云道:“壮士请讲。

燕云道:“壮士费心了!早些安歇。银戟太岁”符承旅看着脚下的燕云,一阵狂喜“哈哈!”冲手下喽啰们“小的们,快快给燕云绑上!”喽啰们闻令而上,抹肩头,拢二臂把燕云捆得结结实实。耿豹道:“当时小的把您打得半死,您为何还要从萧皇后手下救小的、救小的一家?

燕云道:“当时微服的萧皇后所为确实强悍无理,壮士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殴打燕云是侠义之举,深令燕云钦佩。燕云怎能不救!

误入军统的女人耿豹磕头,道:“恩公真是大人大量,耿豹愿为恩公赴死!燕云躺在炕上,如何睡得着,约莫一个多时辰,感觉耿豹一家已经入睡。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误入军统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