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看

类型:直播剧地区:圣克里斯托弗和尼维斯发布:2021-03-03

668看 剧情介绍

668看官场权利角逐相互倾轧暗战绝不亚于风刀霜剑明战之险恶,对于燕云来说就是盲人瞎马。正寻思之时。

兲山派掌门人“横死神冷血樊哙”冷铁坤心满意足,作为一派宗师再没有比找到传人更为欣喜的事情了;要想将燕云推上少掌门的位子,让他成为众望所归,还得在实践中历练;燕云上舞阳山进兲山派虽然带了“投名状”——“墨州范财神”范鸿德及下人十几颗人头,但这半年多只是学艺再无建树,莫说成为少掌门,就是离兲山派正式弟子还有很大的距离。鱼游于鼎燕巢于幕,鱼在沸水锅里有,燕子把窝做在帐幕上。有人出巨金买三蝗州盐枭谢钟的人头。

冷铁坤决意叫燕云下山走一遭,燕云领命下山奔三蝗州。燕云晓行夜宿,不只一日来到三蝗州。燕云处境危险而浑然不觉。

她也试是想着寻找一个理由向父亲赵朴告假,与妹妹怨绒去西京走一趟。盐枭谢钟做贼心虚,家中设了机关暗道,请了不少武林高手,燕云要一击必中恐非易事。

燕云经过几天明察暗访,得知盐枭谢钟有一天晚上要到“杜康楼”寻欢,便早早做好准备。可是也巧,燕云随赵光义去西京办案这段时间,赵朴就没有舒心过,虽然喜怒不形于色,但通过蛛丝马迹观察,能体察到。入夜,燕云蹿房跃脊,窥探到谢钟在“杜康楼”的阁子,“枯松倒挂倚绝壁”,脚尖倒钩屋檐,俯身探听阁子内情况,寻找时机下手。

几次使得她面对父亲欲言又止。燕云如此谨慎行事,把杀鸡当成杀虎,生恐惊动了官府,偷鸡不成蚀把米;如不能完成差事,回山怎么向掌门人交差,叫师兄弟取笑,贻笑大方,那真是无地自容!

燕云听得阁子内,和盐枭谢钟交谈的人是靳铧绒,恶从胆边生怒从心头起,顾不得谢钟,直取杀父仇人靳铧绒,眼看就要报仇雪恨,没想到燕风杀到,又有靳铧绒的不少亲随助战,一场恶斗,燕云杀出一条血路,摆脱燕风追杀,趁着月光,一口气跑出百十里,看见一座破庙,进去歇息;燕云坐定给伤口敷上金疮药,草草包扎;心想:燕风,真是猪狗不如!认贼作父,不但死不悔改,而且变本加厉!娘,您要孩儿为燕家留后,这样畜生不如的东西,叫孩儿如何——如何留的呀?三蝗州盐枭谢钟的人头没拿来,怎么回山见师父?这日听说,锁龙山长寿寺“碧眼金毛伽蓝镇中州”惠广妖僧一伙被悉数除掉了,向父亲请求,和妹妹怨绒一道去白马寺为母亲祈福。

燕云一筹莫展之际,陡然一个名字在耳边响起——方逊。赵朴思虑不语。“梁城郡王府的兵曹参军方逊巡察三蝗-----”谢钟与靳铧绒交谈中提到的。

是吗?不住的自问。他有细细回忆在“杜康楼”的阁子窗外听到的,“方逊一个乳臭味干的黄口孺子,乾德四年的武进士,在宋州义忠县作过从九品城砦,在鱼龙县作过巡检使代理过县令-----”没错——没错,就是方大哥——方逊方思让,没想到多日不见,大哥做到了梁郡王府的参军,投奔大哥,自己一定会有个出身,对!去东京汴梁找方大哥去,不,得先回山辞别师父、师叔,再去东京。威力、杀伤力都不小,林铁风不习惯使用袖弩、强弩、管葫芦弩,习惯以随手打出的“五毒透骨钉”。

赵怨绒也在劝说父亲赵朴,最终征求得应允。想到这,“噌”的跳起来,飞往舞阳山。不只一日,来到舞阳山兲山派绝云厅。

兲山派掌门人北剑“横死神冷血樊哙”冷铁坤,正坐大厅静待的佳音,看见带着剑伤的燕云,诧异道:“失手了!怎么——怎么可能。燕云知道艺不压身,学而不厌,不仅学会了兲山派“仇世恨天武功”,还向三师叔“八臂神”林铁风学习暗器之技。燕云归心似箭,没有正面回答,道:“师父,燕云特来向您辞别。冷铁坤道:“辞别?

“八臂神”林铁风的暗器“五毒透骨钉”威震江湖,一掷最多可发八枚透骨钉分别打敌手八个不同穴位;还有袖弩五十步射穿铁甲,单管强弩八百步射穿铁甲,多管葫芦连弩可连续发射十只弩箭百步射穿铁甲。燕云道:“燕云离开兲山派,去它处某个出身。

冷铁坤身边的老二“剧毒神”窦铁鸩、老三“八臂神”林铁风、老四“丧门神”贺铁症及众徒弟、杀手、试杀手闻听无不惊骇。袖弩弩机、单管强弩弩机,都是经过多种工艺处理的竹管,管径略大于弩镖的直径,袖弩弩机竹管一拃长,单管强弩弩机竹管两尺长。兲山派的规矩是:进来难,出去几乎不可能,可以说,活的进来死的出去。无论是徒弟还是杀手、试杀手要想脱离兲山派就要打出山门,独闯三关,第一关由六大杀手组成的“困兽阵”,第二关是兲山派四大弟子组成的“绝兽阵”,第三关是由“剧毒神”窦铁鸩、“八臂神”林铁风、“丧门神”贺铁症其中两位把关的“灭兽阵”。哪个弟子、杀手能闯过三关?

“八臂神”林铁风道:“燕云下了一趟山,莫不是中邪了!冷大哥,念他初来乍到不懂规矩,就当他没说。多管葫芦连弩弩机由十个一尺长的竹管组合而成。

燕云道:“三师叔,燕云没中邪,就是要走。林铁风道:“要走!闯三关,知道吗?袖弩弩机竹管体积小携带方便,可几管藏入子袖内、裤腿内。

燕云道:“有所耳闻。冷铁坤面色铁青,冷笑道:“哈哈!乳牙未掉的黄毛小子,活得不耐烦了!

燕云道:“师父,燕云执意要走。事先将弩镖安置竹管内,用簧别着,竹管后端有发射机关,用时随时发射。冷铁坤怒喝:“泼才闭嘴!大言不惭,还不是我兲山派门人,竟敢叫洒家师父!要走可以,三关不要过了,就过洒家这一道关。”纵身跃出大厅,立在院中,“呛啷啷”抽出寒光双手剑,立个门户,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

燕云道:“晚生是南剑‘云里天尊’武师父俗家弟子,并非授恩师之命上兲山派舞阳山,当时身负命案无处安身,就应了冷掌门之邀,权借舞阳山栖身。燕云脚尖点地跃到院中,亮出青龙剑,手腕一抖一招“怒似连山净镜光”,一团剑花奔冷铁坤面门席卷而来。威力、杀伤力都不小,林铁风不习惯使用袖弩、强弩、管葫芦弩,习惯以随手打出的“五毒透骨钉”。

暗器越小越难发射,暗器越小对所使用者的内功要求越高,燕云内功不弱,林铁风因材施教根据燕云的内力为他量体打造了“食指镖”,可以随手挥出,也可以安放袖弩、强弩、管葫芦弩中发射。冷铁坤以“怒鼍如山峙”来招,反手一式“天风斡海怒长鲸”逼燕云双目、咽喉、前心疾风般的点刺,剑光点点,剑势刚猛飙迅。一来一往,斗了三四个回合。燕云的“仇世恨天剑法”虽然学的精熟,但再刚猛、再凶狠也比不过老辣慠猛的冷铁坤;若仍然用冷铁坤所授的“仇世恨天剑法”,以刚制钢,以猛制猛,必死无疑;心血来潮,灵机一动,蓦然,招式陡变,使出了师父武天真所教授的太和剑法“莲花护体”,一朵朵剑花如怒放的莲花将自己护住,但火候稍欠,左臂被划伤,衣衫被挑下数片。

冷铁坤惊诧,呀!这不是南剑“云里天尊”武天真的太和派剑法,这燕云难道是他的门徒?是来打探我兲山派虚实?燕云倾耳而听,通宵达旦,发愤忘食,学而不厌,不仅填补了自身在暗器武技上的空白,而且暗器武技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

向二师叔“剧毒神”窦铁鸩学习了防毒、辩毒方面的技艺。南剑“云里天尊”武天真与北剑“横死神冷血樊哙”冷铁坤积怨已久。

冷铁坤暗自佩服,燕云不到半年的时间竟把“仇世恨天剑法”学的如此精熟,剑法要领运用得心应手,威猛暴戾的剑法与他恨海难填的个性浑然一体,剑法的刚、猛、狠、毒发挥的淋漓尽致,没有一个徒弟赶得上,奇才,真是奇才!可惜,不入我兲山派,岂能容你!想到此时,一连数招“风起雷奔怒不休”、“雷公怒激散飞雹”、“波涛鼓怒上漫天”,骏猛疾迅,星驰电走,雷霆万钧,一团团剑光,铺天盖地朝燕云罩住,杀机四起。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觉半年多过去了,燕云学艺勇猛精进,兲山派“仇世恨天武功”、暗器武技都有了不小的造诣,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冷铁坤骂道:“牛鼻子老道武天真!还有脸自诩江湖正道,却使出这般阴谋伎俩,派徒弟前来卧底,有种的找洒家斗上三百合!

燕云趁冷铁坤愣神,足尖点地,惊猿脱兔,“噌”的飞到两丈高的宅门飞檐上,道:“冷掌门不会食言吧!燕云已闯过了你这道关。冷铁坤道:“黄毛小子!我兲山派屠夫行在武林虽不为人称道,但从未食言过,你大可放心。

668看洒家问你,你是受命于牛鼻子老道武天真来我兲山派卧底的吗?冷铁坤细细回忆收燕云的每个细节,又深知南剑武天真的为人,断定燕云所言句句属实。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668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