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寺梨纱

类型:演唱会剧地区:索马里发布:2021-03-03

小野寺梨纱 剧情介绍

小野寺梨纱尚家妹子尚飞燕,寺梨纱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美若天仙,没有男人不心动的,你可别心动,那是你的嫂子。燕云从怀里掏出银两“就一两银子”。

燕云也不分辨“伤的如何?我找二哥给你看看开个方子”,说着往外走。赵怨绒闻听脸上青一阵黄一阵,小野心里像是醋坛子被打翻了,装作如无其事,尽量风趣地说:“怀龙千万别叫我看到嫂子哦!王戬猛地爬起来愤然道:“燕球虫!燕球虫!你奶奶的诚心给爷爷过不去是不是!嫌爷爷丢人不够是不是,是不是”!

王戬出言不逊,燕云看他惨状也不理会倒床大睡。第二天,王戬哪能在房里呆得住,出门又怕碰到昨夜的泼皮,央着燕云一道出门逛逛。赵怨绒反常的表情、寺梨纱言谈,陈信、元达当然绝查不出,但逃不过燕云的眼睛。

陈信见到燕云心情激动,小野却忘了元达曾言尚飞燕不肖之事,小野脱口而出燕云和尚飞燕的婚事,看到燕云窘迫的神情猛然感到失口,甚是惭愧,急忙转口道:“哎呀呀!愚兄真是糊涂,怎么提起她(尚飞燕)!七弟莫怪。燕云昨日未应今日不好再回绝。

二人出了暮云客栈,逛了半个时辰,燕云一心想着贡院考试没有心思要回客栈,被王戬拽住走了一会儿。寺梨纱赵怨绒道:“二哥提起她有何不妥?小弟正想听听呢。前边一位身穿绯袍腰悬银鱼袋的人,王戬若无其事走近那人顺手摘下银鱼袋转身往后溜,被燕云抢回来,王戬怒气冲天:“你个挨千刀的猪头,竟他娘的吃里扒外”。

燕云很是尴尬,小野岔开话题,道:“二哥,莫不是叫七弟在此站上一宿。惊扰了周围的人,王戬拔腿就跑。

那穿绯袍的人转过身,见他身材魁梧,年过四旬,面色青黄,冷若冰霜,不怒自威,目光犀利。陈信赶忙邀请燕云、寺梨纱赵怨绒进营帐叙谈。

燕云走进那人将鱼袋递给他“这是您的”。进的营帐,小野陈信分咐手下大排筵席,为燕云、赵怨绒接风洗尘。穿绯袍的人接过鱼袋望着王戬逃跑的背影对一脸青涩的燕云道:“后生,你认识他”?

燕云也不回避:“他是我的结义兄弟”。穿绯袍的人思索着一脸严肃道:“云儿!给他十两银子”。王戬气恼:“燕球虫!燕球虫!跟你住一起真是乏味,除了看书、打坐还会啥!这京都繁花似锦灯红酒绿,你却看不见!呆子!真个是木呆子,凭你这呆样如考中进士那这是老天瞎了眼”!说罢拂袖而去。

席间,寺梨纱陈信询问燕云如何来到这里。“云儿”对燕云何等的亲切,仿佛父亲燕伯正在唤他,“爹爹!孩儿就给----”险些脱口而出。燕云见穿绯袍的人后立着一个后生与自己年纪相仿,个头不高,红脸,头发卷曲扎了紫色包巾,青色战袍;拿出银两给燕云。

燕云如梦方醒,原来不是叫自己,更不是父亲:“我不要”。小野封瓒冷眼旁观像个世外之人。穿绯袍的人严厉:“你们胃口还不小呀!真要老夫的银鱼袋”。燕云闻之惊愕,呆立片刻,知道被误解了,羞愧难当不回话转身就走。

汴京对陈信到不陌生,寺梨纱带着兄弟们穿街走巷寻找客栈。穿绯袍的人叫住:“后生!你是作何生计的”。

燕云回道:“真州举子燕云,燕丘龙,进京赶考的”。傍晚时分,小野方逊众举子分驻两家客栈。穿绯袍的人沉思道:“哦!哦!”对红脸汉子说“云儿!把我的名刺送给燕公子”,对燕云道“燕公子!京城人生地不熟,有什么需要老夫的,照名刺上写的来找”。燕云被当成扒手感觉奇耻大辱真不想接下名刺,但一想穿绯袍的人年纪与父亲相仿,不好驳回,勉强收下转身就走。穿绯袍的人对红脸汉子说“云儿!你说他会找为父吗”?

红脸汉子回道:“爹爹何许人!有这样的机会他能不抓住吗?但愿不是他们事先筹划好的”。方逊、寺梨纱陈信、封瓒、张靐、马喑、元达住在信陵客栈,阴差阳错王戬、燕云住在暮云客栈。

穿绯袍的人斩钉截铁道:“不会,绝不会!为父敢和你打赌,他绝不会找我的”。说着那对父子逐渐融入到茫茫人群中。小野中间隔着一条信陵街道。

燕云回到客栈,王戬暴跳如雷把他一顿谩骂:“燕球虫!王八蛋!少爷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怎么瞎了眼结交你这么个猪狗不如的玩意儿”。燕云道:“六哥!偷,不,是拿,拿别人的东西不是君子行径----

“呀呀呸!瞧你这穷酸样,也配给少爷我讲君子行径!少爷我是四世三公,四世三公!拿别人东西和你有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你他娘的竟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晚饭已毕,王戬拽燕云游览汴梁夜市,大考在即的燕云不敢分心温习功课硬是不去。燕云急了:“虽然我们是结义兄弟,但不许骂我娘”!王戬看燕云真恼了发怵语气缓和下来“是,是不该。

燕云认得是王戬“六哥!是你”。你也知道咱们是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兄弟,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王戬气恼:“燕球虫!燕球虫!跟你住一起真是乏味,除了看书、打坐还会啥!这京都繁花似锦灯红酒绿,你却看不见!呆子!真个是木呆子,凭你这呆样如考中进士那这是老天瞎了眼”!说罢拂袖而去。

燕云默不作声只顾看书。燕云不在分辨埋头看书。两天后,二更十分,狂风呼叫卷起地上的尘土,汴梁城霎时间变得黄尘蒙蒙、混沌一片。路边的树枝摇曳着,似乎要挣脱树干随风而去的样子;天汉桥下水面上盖了一层尘土,涟漪的河水和蓖麻油一样混沌。

燕云眯着眼睛提着灯笼、篮子,篮子里装着文房四宝、干粮,走在到贡院考试的路上。四更天,燕云仍在灯下苦读,王戬鼻青脸肿撞入进来扑倒床上。

燕云丢下书询问道:“六哥!何故如此”!王戬夜里逛勾栏进赌坊快活个半宿,被三五个泼皮寻衅打了一顿。“风头如刀面如割”,燕云顶着狂风走了好一会儿,仍看不见贡院的影子。

风扯着人的衣襟,摘着人的头巾,尘土射着人的眼睛,街上的人群骚动。王戬找燕云撒气:“还好问!都是你,都是你!要是跟少爷我,少爷怎么会被十几个泼皮打成这样”。这之前他把暮云客栈通往贡院的路走了好几遍以免考试时走错了路。

出门前,他异常紧张如临大敌如履薄冰,心想这回一定中个进士光宗耀祖报仇雪恨,一定,一定;整理自己的衣装,迈着像是沉稳的步伐平息紧张不安的心理。他走在路上还在想千万别走错路,可鬼使神差还是走错了,向路上行人问明,调转方向疾步向前。

小野寺梨纱正行间,一个身影如鬼魅一般从黑暗里钻出叫着“燕云!燕云”!王戬心急火燎:“燕云!带来多少钱”?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小野寺梨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