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星程

类型:新闻剧地区:斯里兰卡发布:2021-03-05

明日星程 剧情介绍

明日星程晋王满腹心事,明日星程不想回答,道:“不关你的事,回去睡你吧。走了一个时辰,燕云的内伤基本痊愈慢慢赶上了疾行的尚飞燕。

燕云道:“慢!燕风你又要草菅人命”!晋王随即带上王衍得奔赴郭进遇难之地,明日星程吩咐元达、瞑然、了然将郭进尸首草草掩埋在郊外红泥岗,对外封锁郭进遇害消息。燕风道:“这都是你的杰作,不这样你花钱养他?不这样谁替你坐大牢”?

燕云道:“你,责无旁贷”!燕风道:“你,不识好歹!打伤我的家奴没叫衙门缉捕你,你还恩将仇报,还是亲兄弟吗”?燕云回到住所,明日星程辗转反侧,明日星程寻思:那刺杀郭进的蒙面客身手好熟悉,燕风绝对是燕风,自己与燕风多次交手,他举手投足每一动作怎么能逃过自己的眼睛,燕风压龙山刺杀晋王不成,今夜又刺杀郭进;如果把这些如实禀奏晋王,燕风必死无疑,燕风恶贯满盈确实该死,但晋王绝对采取暗杀的手段,那么燕风的罪行就永远不能公布与众,燕风死应该通过衙门审理将他罪恶一一公布于天下,枭首示众。

他思虑良久,明日星程决定不向晋王禀报。燕云道:“你无恶不作逼良为妓,逍遥法外天理不容”!

燕风冷笑道:“哈哈!我逼良为妓,你问问尚飞燕是我逼她吗!是她甘心情愿为我挣银子”。西山石岭关劳军,明日星程晋王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明日星程而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一路上郁闷至极,非只一日回到京都,速速到枢密院办完复命手续,晚上急急进紫宸殿见驾。燕云道:“你拐骗良家少女”!

紫宸殿红烛高烧,明日星程天子赵匡胤沉着脸端坐龙塌。燕风道:“就算是,又怎样!我就是谋反弑君碍你什么事儿!你一介草民愚夫无产无业靠着尚家吃软饭不思进取也罢,做什么不行偏偏想做什么救世主,真个是螳螂挡车不自量力,要想管闲事那得有本事!烦恼皆因强出头,你是自寻烦恼”!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燕风一番话说到燕云的痛处心如刀割羞愧难当,默然无语。明日星程晋王小心翼翼行君臣之礼。

燕风道:“燕云你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把心思用在创家立业上,安分点儿,不要总是无事生非对弟弟我求全责备”。大殿内只有他兄弟二人,明日星程本可兄弟相称不必君臣之礼,但晋王西山劳军险些酿成兵变,惴惴不安,不敢不小心伺候。燕云道:“求全责备,你是恶贯满盈!悔不当初,在晋州厢军为什么袒护包庇你这你这巧言令色作奸犯科奸诈之徒,没把你送进晋州大牢”!

燕风气愤道:“大牢,大牢就是为你这种不务正业俗不可医之人开的;就是为你这贫贱匹夫开的”!燕云被气糊涂了道:“咱们一起到州衙,一起——坐大牢,同归于尽”!燕风道:“不是!他们忠于职守抓捕我圈里跑失的猪羊”。

明日星程晋王道:“臣弟参见陛下。燕风苦笑道:“我真有福,摊上了你这个哥哥,明明白白告诉你,今天就是你坐大牢,三蝗州没人敢叫我‘镇三蝗’陪着你坐大牢!哥哥,再劝你一句醒醒吧”!燕云慢慢明白了,燕风罪孽深重死不悔改不可救药,任何规劝都是徒劳,徒劳!早些,早些离开这肮脏龌蹉之地,有朝一日再来收拾燕风这个罪不容诛之徒,但一定把飞燕带出火坑安然送到她家;道:“燕风!你还有点点良知,叫飞燕回家,我送她”。

燕风踱步思考,转头对尚飞燕怒骂:“你这不知廉耻的夜度娘!还不收拾行装滚回归云庄,等啥”!转头令家丁“快给他俩收拾行李”!燕风、燕云拼斗半天,家丁们早就被惊醒了,操起兵刃远远看着,等待主人吩咐。燕风耳边响起“汪汪”犬吠声,明日星程勾起幼时的回忆:明日星程一条黄狗撕咬燕风,燕云跑过去死死抱着黄狗,黄狗狂吠“汪汪”回头猛咬燕云臂膀,鲜血直流,燕云死死不松手--------。几个家丁速去收拾。尚飞燕听得燕风辱骂伤心痛苦流泪,两个丫鬟把她扶进后堂换衣服收拾行囊。

燕风的眼泪禁不住流淌,明日星程声音沙哑“哥!哥!何苦呀,何苦呀”!燕云对燕风虽然深恶痛绝,但父亲周年“腊月十八”快到了,母亲见不到燕风内心是何等酸楚,为了不使母亲伤心,还得提醒燕风,道:“燕风,别忘了你还姓燕,‘腊月十八’是爹的周年”!

燕风道:“人死如灯灭,这等繁文缛节都是做给活人看的,我等兄弟混得如此落魄叫街坊邻居好不耻笑,就别给仙逝的爹丢人了”!燕云捶打不动了,明日星程嘴里流着血“为——民除害,为——燕门家法,为——爹娘管教你这不孝之子”!燕云对燕风已经麻木了沉默不语。燕风进了卧虎厅,燕云在雪地里等待。不一会儿,尚飞燕脸上挂满泪水从卧虎厅缓步走出,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

家丁也把燕云的行囊、宝剑准备好。燕风的思想又回到了现实“哥!明日星程我无意与你作对,你要和我为敌。

燕云接过来觉得比原来的沉重,打开看多了一千钱,自己的旧衣服全然不见,有几件半旧的绸缎衣服,将衣服、一千钱掏出来愤恨摔在地上,直眉怒目,道:“燕风!收起你的血腥钱,臭衣装,修要脏了我”!燕风从厅内走到门口,道:“好个洁身自好!你洁身得了吗?在晋州厢军袒护包庇害死十九条士卒人命的六营五都神武队队正,伤残我燕春楼的伙计,这都不说,你身上穿的衣服还是我拖下的旧衣服,血腥吗?嫌血腥脱下来”。我说的是为我好、明日星程为燕家好、明日星程也是为你好,你不能再困顿下去了!这世道没钱没势就得任人践踏,要不是我凭着今日气象,你现在住的不是这儿,是大牢!我的奴才大虎、二阳你凭什么把他们打残”?

燕云当场就脱,道:“我换下的衣服呢”?燕风道:“令下人烧掉了,怕丢我的人”。

燕云顿时尴尬到了极点,难道赤身而行吗?就算这样,怀里的银两也不够买衣服。燕云道:“他们逼良为妓,罪有应得”!窘迫不堪无可奈何只得忍辱含羞,道:“燕风!我,日后还你”。燕风道:“有志气!我给你时间。

燕云刚受过伤一瘸一拐追随其后。不过你欠我的,伤残我的伙计大虎、二阳没叫你坐牢!记着,还有一千两银子”!燕风道:“不是!他们忠于职守抓捕我圈里跑失的猪羊”。

燕云道:“不是!那是咱们的妹子飞燕”。燕云道:“你——你!无赖至极,这衣服值得一千两吗”?燕风道:“不是这件,是那件旧衣服”指指尚飞燕“不值一千两吗?到的京城那是奇货可居,何值一千两”!尚飞燕背着包袱祈望看着燕风抽泣道:“峻哥,峻哥!真的叫我走”?

燕风大怒道:“再不滚我可改变了注意,破了你的相,叫燕云鸡飞蛋打”!燕风道:“她是我燕春楼的逃跑的粉头,大虎、二阳理应去抓获,你不问个缘由致残他们,虽然是下人但你躲不了官司”!

徐三跑过来道:“镇爷!您回来晚没敢惊动您,二阳胳膊残了没法治,大虎就是一个废人连路也走不了”。尚飞燕害怕地抱头大哭撒腿就跑。

燕云已经被燕风气的麻木了不予理睬,道:“尚飞燕,走”。燕风正为燕云不能理解懊恼,抬手给徐三一耳光:“这也叫爷教你,积善行徳,积善行徳!一个废人还折磨他干什么,送他极乐、极乐去”!徐三灰溜溜要走。燕云背着青龙剑蹒跚着尾随其后。

燕风看着风雪中燕云的背影,道:“燕云!记住,你欠我的,欠我的”!五更天,风号雪舞。

明日星程尚飞燕身着红色锦袄挎着行李包袱,透骨酸心,借着雪光,沿着山路疾步而行,摔倒了爬起来,一步两跌。燕云虽是受燕风所伤主要还是急火攻心,边行边用太和派内功心法调理,太和派内功心法本应静中调理,他活学活用在动中练习,其功效虽然逊于静中练习,但凭着深厚的内功功底还是差强人意。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明日星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