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要了我一晚

类型:知识剧地区:中国发布:2021-03-04

么公要了我一晚 剧情介绍

么公要了我一晚苗彦俊顿觉寒风侵肌,急速以看家本事“长风破浪”、“直挂云帆”招式封挂。尚杌朴拙厚道性格与燕云相像,所学功夫只是健体防身,却是理家的好手,帮助父母料理庄院的事情。

“可是,可是,我太没用----”。这一个照面下来,再看苗彦俊衣衫被他的双剑划破三五道半尺多长的口子,急忙跳出圈外。“不可胡说!地不生无用之木,天不生无用之人”。

“我,总是背不会”。“什么缘故”?在他二人酣战之际,武天真早已将倒在地上的柳七娘扶起,退回原地。

柳七娘脸色煞白,双手冰凉。“我怕,怕燕风、尚权笑话,怕华老师打手板,怕娘生气”。

“当今他们都不在,还怕什么,师父又不罚你”?武天真不觉心中一惊,她只是被惠广掌侧挂到,就如此模样,惠广的武功真是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双剑”“碧眼金毛伽蓝镇中州”的名号真是名不虚传,武功绝不再自己之下。“怕学不好,三叔更会笑师父教不好我”。

“荷花寒女”柳七娘只两招被惠广打伤,“落叶书生”苗彦俊在惠广手下只走了六七个回合就败下阵。“云儿!记住。

怕字当头,一事无成。观敌料阵的两僧“铁掌禅曾”瞑然、“铁拐梵客”达过,一道“瞻闻道客”了然、“双鹏、五鬼”、“双锏太保”元达、王显、“坐地虎”翟胜,见状无不惊骇,心想:“荷花寒女”柳七娘武艺在江湖武林称得上中上流的水平,“落叶书生”苗彦俊称得上上流,与双剑“镇中州”惠广交手能捡一条命回来,实属不易,自己比起柳七娘、苗彦俊又怎样!

只要用心没有学不好的”!“双剑”惠广胜了柳七娘、苗彦俊,得意洋洋,狂笑道:“哈哈!就这等武艺也敢班门弄斧,真是螳螂挡车不自量力!牛鼻子武天真,江湖武林传言‘五剑独秀’,‘北剑’冷铁坤、‘南剑’武天真、‘双剑’我这金毛僧,还有什么‘花剑’、‘中剑’,真不知谁瞎啦眼,非把贫僧‘镇中州’与你们为伍,今天贫僧要拔出‘五剑’,牛鼻子!伸手吧!”他一心要,借此机会在江湖武林扬名立万。“师父,我是不是真的很笨,您教了半天我也背不会”。

“这世上就没有笨孩子,只要跟师傅好好学,一遍不行,再来一遍,一定会背的”。“报仇”。

“南剑”武天真道:“惠广秃驴休的狂妄!”纵身上前,抖剑朝惠广劈面而来。武天真因材施教,循序渐进,在授学中不断的鼓励燕云,使燕云的自信心逐渐竖立起来。在燕云读书休息中,武天真打坐吐纳,五心朝天,心无杂念,盘腿而坐,眼睛如封似闭,燕云好奇也跟着学还不住地问,武天真诲人不倦循循善诱,不断地给燕云讲解。

燕云问道:“师父,这叫什么”?燕云:“学武功报不了仇,我娘说的”。“打坐养身”。“打坐养身干嘛”?

“什么”?“能强身健体、寒暑不侵、修身养性、益寿延年,还能让你耳聪目明心明眼亮,对背书有好处”。

燕云惊喜像是有了新的发现:“哦!我知道了,师父就是靠打坐才背好书考中榜眼的”!“我娘说,靳铧绒是朝廷的命官,杀了他就得罪了朝廷就犯了王法,犯了王法就要吃罪还要珠链家族”。武天真笑着:“哈哈!不错,不错”。“我跟师父学学打坐,也能考中榜眼”。“能!一定能。

不过还要记着要领‘闭目盘膝坐,握固静思神。武天真略有所思:“读书能报得了仇吗”?

气气归玄窍,秘绵调呼吸。两手抱昆仑,太乙运周天-----”随即武天真把太和派内功三十六段心法传授给燕云’”。燕云很坚决“能!读书中举人——中进士——中状元,就能做官儿,做大官儿,比狗官靳铧绒还大、还大的官儿,再用朝廷的法度剥了了那狗官儿的皮、剁了那狗官儿的头祭奠爹爹、二叔的亡灵”。

在燕云读书休息时间武天真将太和派的内功、轻功、拳法、掌法、剑法倾囊相授,从浅到深,由易入难,燕云在不知不觉中学到了太和派的武功,不是为学而学,是休息,是消遣,学的轻松,对燕云读书及学习“八仙”所授的外家功夫大有益处,尤其是太和派的内功,启迪心智、开发潜能。太和派的内功打坐吐纳对练习者可以部分代替睡眠,燕云夜眠前从练打坐吐纳半个时辰慢慢到两个时辰。

岁月如梭,光阴似电,转眼五年过去了,燕云已长成七尺多高的汉子,相貌堂堂,国字脸面色黑黄,不苟言笑,善良与忧心、耿直与刚毅挂满脸上,鼻直口方,剑眉紧锁,双目似剑,菱角嘴,厚嘴唇,沉默寡言。“哦!那你跟尚大叔他们学功夫为啥”?归云庄尚家后花园。天高云淡,秋高气爽,那丛丛簇簇的菊花傲然怒放,千姿百态,色彩斑斓。

五年间,“八仙”起初教授不得法,八个人轮流执教,尚杌、燕风、尚权、尚飞燕学的内容庞杂,往往事倍功半,后来由徒弟们自行择师,尚杌跟二侠钱卓通学功夫,燕风、尚权、尚飞燕跟六侠萧岱英、七侠柳七娘学功夫,还学吹弹歌舞、琴棋书画、踢球打弹、品竹调丝。三侠燕叔达教习燕云拳脚功夫,二人对练,尚元仲立于一旁观瞻。“报仇”。

“报仇”?燕云和燕叔达拆了三十多招,燕叔达不住叫好“行,好小子,叔叔没白教”!燕叔达要试试燕云的学艺一招比一招紧、一招比一招猛,“乌龙出洞”、“横打金刚”,燕云用“微风扶杨柳”拆解,双掌贴服燕叔达铁臂往侧一带,燕叔达拳力被卸失去重心一个前跌险些倒地。燕叔达赫然而怒“老牛鼻子,说话不算数!云儿这招式哪是我们的路数。其实尚元仲三年多前就知道武天真暗自传授燕云太和派的武功,只是不说破而已,今天看着燕叔达大发雷霆,得说句话,把燕云支走,对燕叔达道:“三弟!息怒。

云儿武功精耕猛进,你作亲叔叔的不高兴!不要总想着咱们的面子面子,面子难道比云儿成才还重要”?燕叔达愣了片刻摸着头恍然大悟“咦!对呀”!“是,报仇!我爷爷奶奶、哥哥姐姐,还有燕家庄燕刚、燕召、燕虎、燕业、朱老师好几百口都被胡虏杀了,我爹临终前说‘杀番奴!卫国保家’。

我要学好武功,报仇!报仇”!燕云挥舞着拳头情激意愤。燕云所学的太和派武功属于内家功夫,与“八仙”的外家功夫有所不同,以练气为主,以气驭劲,讲究内修,养气定心,心不胡思,意不外驰,气不轻浮,神不乱游,气不鹜,心不惊,以静制动,后发制人,随人则活,由己则滞。

大哥,走找他讨个说法”。“好!好孩子,有志气,一定能报仇”。燕云性格内向,好静不好动,具有学内家功夫的天资。

内敛的个性与所学的内家功夫主旨身神统一柔静为先浑然天成,然而内家功夫练成较外家缓慢,武天真将一身的本事五年间全部传给燕云,学习量庞大,五年间不仅学太和武功还要习文还要学“八仙”的外家功夫,虽然燕云天资好兼勤奋刻苦,但太和派的上乘武学“混天太极掌法”、“混元少极剑法”仅算得上十成之一、二,要想临阵制敌还要不少年月的修炼,但内功不输于“八仙”之类的高手,轻功有过而无不及。尚家后花园燕叔达与燕云过招,燕云是偶有所发,要想全凭当时所学太和派功夫赢燕叔达的机会渺茫。

么公要了我一晚太和派的武学,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靠勤奋,靠悟性,靠成年累月的练习。四个徒弟属燕风出类拔萃,千伶百俐天资聪慧,师父的武功学之十成有九,吹弹歌舞、琴棋书画、踢球打弹、品竹调丝也颇有气象。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么公要了我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