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类型:知识剧地区:博茨瓦纳发布:2021-02-26

38 剧情介绍

38这时王府翊善阎怀忠进见,“禀殿下!这几日小的搜罗了十位如花似玉美人,个个堪称国色天香,现在帐外候着,请殿下召见。以静制动,不叫他算到主宫下一步落子的方向。

赵光义听封赞的分析,圣上不会是燕风的幕后主子,心里稍安,稍安之后,疑虑涌上心头。赵光美本是好色之徒,在军营中也从未断过美姬陪欢,不时吩咐阎怀中带人为他搜寻美女,此时他一心想收复燕云没有兴致,责骂道:“无耻之徒!居心叵测,竟陷寡人于声色犬马!来人把阎怀中拖出去重打二十军棍。道:“鼪愁径刺杀惠广的‘花大侠’,与燕风会是一个主子吗?

封赞道:“从目前看,还不能做出这样的判断。赵光义焦思着道:“惠广,一个长寿寺的和尚,竟然能够秘密私建武装,拥有一支装备如同禁军上军的马军;匿藏上千万贯的财富、武装千人的兵器盔甲,这些兵器盔甲恰恰是禁军所佩戴的。阎怀中被军卒拉出营帐就打。

阎怀中哀嚎“殿下!殿下!恕罪!小的也是您横风大捷的功臣呀!他的幕后究竟何方神圣?一夜之间,将万马川五百多匹战马、五百具尸体、妙音殿地宫千万贯金银运走,神不知鬼不觉,要想结果在万马川酣睡中的本府及下属的性命,不费吹灰之力!”说着说着,禁不住脊梁骨发凉,下意识双手抱拢两臂。

柴钰熙禁不住寒噤,道:“惠广幕后之人,应该就是搬运战马、尸体、金银、甲仗的人。赵光美听到“横风大捷”猛地想起什么,急令军卒住手,把阎怀中扶进军帐。”声音微微发颤“具有如此巨大能量的人————”话题一转“南衙可以说天下除了圣上数的着的人物,南衙尚且不具备如此能量,会不会是——

赵光美道:“怀中!横风军好像有一个燕云是吧?赵光义道:“钰熙!说下去。

柴钰熙道:“下官只是瞎说。阎怀中惊魂未定,想了片刻,道:“回禀殿下!是有个燕云。

赵光义道:“不妨。小的任左侍禁横风军判官时,那燕云是横风军衙门兵房马政监的马夫,给殿下上过‘横风军御敌十三策’、易水街斩了番邦千夫长耶律辉退了番兵,后来被殿下令军卒把他乱棒打出。柴钰熙道:“会不会是——是圣上?

赵光义也想到过,但想听听封赞的看法,又不好直说,引着柴钰熙说出来。沉默片刻,道:“离尘你以为呢?当然燕风受其主子所使,这证明什么,证明其主子深测圣上的心思。

赵光美道:“晋王属下陪戎校尉燕云可是横风军的马夫?封赞道:“柴判官所言也有几分道理,圣上绝对具备如此能量,教练一支亲军以防不测,身为九五之尊,运用如此阴谋之术,当然讳莫如深,做的如不隐秘,那可是天下一大丑闻。但是,圣上会选择妖僧惠广这么一个jianyin嗜杀的恶魔,来教练亲军吗?

赵光义道:“那惠广幕后的倒地是谁?难道惠广一死,真的也无法揭秘了吗?柴钰熙道:“离尘分析的深刻透彻,柴某叹服,但有一点不明。柴钰熙道:“还有一个人肯定知道其中隐情。赵光义道:“你说的可是鼪愁径刺杀惠广的‘花大侠’?

封赞道:“请柴判官示下。柴钰熙道:“正是,刺杀惠广的‘花大侠’,定是受了其主子的命令,‘花大侠’与惠广应该是同一个主子,惠广不死,其主子就会原形毕露,因而差遣‘花大侠’杀人灭口。

赵光义道:“‘花大侠’虽然神龙见首不见尾,但应该是武林绿林人士,朝臣与武林绿林人士有过交集的就是涪王赵光美,鳄鱼帮‘四忽律’ 李品、 邱秉、曹罄、龚丰曾经效力于他府上,三个死了,剩下一个李品。柴钰熙道:“燕风区区小吏竟敢和十节帅叫板,这十节帅个个都是一方诸侯,其中不少都是大宋开国功臣,随圣上刀枪箭雨中走过来的,圣上怎么会为一个燕风而处罚同圣上出生入死的爱将,再则十节帅只是教子无方,其罪不致于丢官降职。在恶虎山下紫石坡帅帐,本府审讯李品。李品招供西岗镇云旗客栈、乱云坡接连行刺相府二郡主,受人所使被逼无奈,刚要供出所逼他的人,就死在‘花大侠’绿竹簪暗器之下。显然是杀人灭口,赵光美与李品、‘花大侠’怎能脱得了干系!

柴钰熙道:“主公所言极是,鳄鱼帮的李品死于‘花大侠’之手,惠广也是死于‘花大侠’之手,李品更做过涪王赵光美走吏,不难得出李品、‘花大侠’、惠广的幕后主子就是涪王赵光美的结论。封赞道:“于情于理圣上对十节帅处罚颇重,但于法必当如此。

封赞沉思着,道:“下这样的结论为时过早。赵光义刚看到曙光,被封赞变相否定了,顿感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哈哈”一阵苦笑“我的对手是谁!是谁!他在暗处,我在明处,他随时都可以将我置于死地,在万马川酣睡中的我没有身首异处,可谓他大开天恩了!我——”又是苦笑“哈哈!我还和人家斗个啥!”他感到危若朝露,精神近于崩溃。削夺藩镇节帅手中的兵权、财权、治权,稍夺其权收其精兵制其钱谷,是圣上坚定不移的国策。

堂内静了片晌。赵光义仰天自言自语“这难道是上天冥冥之中叫我知难而退。

柴钰熙道:“退。但削藩自古都非易事,圣上正愁不知如何对十节帅下手,燕风提供了借口,圣上何乐而不为。主公可有退路?大宋来世之君必然出自宗室之内,假如是涪王,他能容得了您吗?假如是燕侯(赵德昭)、秦侯(赵德昉),即使他们容得下您,他们的臣子能容得了您吗?纵观历朝历代宗室争夺皇位失败者,焉能善终!大唐隐太子李建成是什么下场?其子孙被堪称一代明君的唐太宗,斩尽杀绝。唐太宗之子恒山王李承乾、濮王李泰、吴王李恪夺嫡势败,又是什么下场?

封赞道:“一则秘,二则缓。赵光义不寒而栗,茫然无语。当然燕风受其主子所使,这证明什么,证明其主子深测圣上的心思。

柴钰熙微微颔首,思量着道:“这十节帅与主公交厚,都是主公的人,圣上打压十节帅,是不是意在主公?柴钰熙劝道:“主公不必悲观!回首主公面临多少险境,不都化险为夷了吗!证明主宫乃真命天子。眼下的磨难,不时就会迎刃而解。赵光义略感宽心,想到“花大侠”,忧从心起,道:“了然道士,江湖人送绰号‘瞻闻道客’,我令他查明‘花大侠’的身份,从在恶虎山下紫石坡李品被杀,到鼪愁径惠广被刺,多长时间了,他却一无所获。

”急躁的捶着桌子“嘣蹦”作响。封赞道:“十节帅是主公的人,也是大宋一方藩镇节度使,也是圣上执行削藩的对象。

如果圣上意在主公,那麻烦就大了。封赞道:“主公!事缓则圆,事急则乱,不可操之过急。

‘花大侠’再诡秘也是人,只要擒住他,一切都能真相大白。如果圣上得知主公结交藩镇节度使,主公还能在开封府任上吗?‘花大侠’幕后的主子虽然神秘,难道真的无所不能?之所以猜度他神通广大,就是因为对他所知甚少,一旦神秘的面纱被解开,只不过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头的凡人,既然是凡人,做事岂能不留破绽。

他差遣‘花大侠’在鼪愁径暗杀惠广就是一处破绽,如果他算计周全,惠广的性命完全可以提前完成,看来他也是情急之下所为。万马川那一夜他没有取主宫的性命,说明他对主宫的威胁,还没到主宫想想的地步,这就给主宫查明他的时间。

38赵光义道:“离尘所言不错,可那‘花大侠’怎么查?如果主公查‘花大侠’太急,其主子将再次杀人灭口,‘花大侠’这一线索断了,主宫更难查得他的面目。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