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

类型:综艺剧地区:科威特发布:2021-04-20

少妇白 剧情介绍

少妇白燕云、少妇白元达随了然穿街过巷,不大工夫上了魁星楼,进了阁子。萧云燕道:“哏!普天之下敢叫朕疯婆娘的,你——你是第一个!叫朕怎么海涵!”又找回了皇后的威仪。

萧皇后定睛一瞧,远处一只猛虎张牙舞爪,呼啸而来。“铁掌禅曾”瞑然、少妇白王显、少妇白“铁拐梵客”达过、“双鹏”“金毛鲲鹏”李重、“穿云抟鹏”杨炯,“五鬼”“催命鬼”崔阴鹏、“勾魂鬼”勾阴芳、“青面鬼”青阴刹、“无常鬼”吴阴钟、“白面鬼独臂鬼”白阴罗围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干鲜果品,七嘴八舌议论着。她匆忙摘弓搭箭,认扣添弦,把弓拉满,箭头对准猛虎的血盆大口,“喀吧”一声,箭没射出去,弓背被拉断了,仓猝两腿用力一夹马腹,抓紧手中折了的弓背朝马的臀部猛抽“啪”的一声,如雷贯耳。

可恨胯下马寸步未动,“噗通”一声,吓得摊到地上,把萧云燕掀倒在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燕云不见苗彦俊,少妇白对了然,道:“道长!我五叔呢?

了然道:少妇白“苗五侠免不了碰上的熟人,可能在其他阁子和熟人叙谈,贫道这就找他。且说辽国皇后萧云燕在落凤山射猎,面对一只猛虎,弓背拉断了,胯下马吓得摊到地上,把她掀倒在地。

真是弓折刀尽。少妇白”转身出去。她仓促就地十八滚,紧接着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

燕云看在坐的王显,少妇白恶向胆边生怒从心头起,少妇白寻思:这吃人的恶魔,七姑险些毁在他的手里,今天他已不是西京的参军,自己也不是南衙驾前的走吏,还有什么顾忌。倒在地上的战马蓦地立起来,四蹄蹬开,翻蹄亮掌,狂奔而去。

萧云燕想逃都没法逃,跑得再快也跑不过猛虎,握紧残弓,要与猛虎殊死一搏。大喝一声“王显暴贼拿命来!少妇白”奔王显冲过去。

猛虎扑来,虎爪离她只有不到一尺距离。被王显身边坐着的“铁掌禅曾”瞑然急忙一把拽住,少妇白道:少妇白“阿弥陀佛!燕云住手吧,都混到这份田地了,还闹个啥!”王显也不示弱,怒道:“燕云泼贼!蛮横至极,你还以为你是南衙的红人,你以为王某怕你!”“铁拐梵客”达过、“双鹏”等纷纷起身劝解,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她本能反射往左退“嗒嗒!”几步,“噗”的一声,感觉两脚踏空,“呼喇喇!”身体飞速往下坠,只听耳边“刺啦!刺啦!---”感觉衣服被刮破,“嘎吱嘎吱!”身体像是被挡住了,“呼呼”觉得身体是在荡悠,睁开眼睛,四处黑漆漆的,有顷“咔擦”一声,感觉被挡着身体的绳索之类的东西断了,“呼喇喇!”身体又是往下坠,“呼喇!呼喇!”身体像是被什么挡又没挡住,身体继续下坠,少顷“嘎吱嘎吱”身体像是又被挡住了,少间“咔擦!”一声,被挡着身体的绳索之类的东西又断了,身体“呼啦呼啦”往下坠。

就这样下坠——挡住——下坠,不知经历多少次,“噗通”一声,身体不再下坠,昏厥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冷飕飕,发现自己趴在毛茸茸 湿漉漉的草地上,睁开双眼,胸qian放射出十余丈光焰,把周遭照得几乎如白昼一般,原来这是一个一眼望不见天的山洞,潮湿阴冷,洞底呈椭圆形,方圆约十丈,洞底是厚厚的枯草湿漉漉的。但大辽国皇帝耶律明扆给予萧皇后与自己一样权利,一样的称呼。

元达把燕云拽到一个座位坐下,少妇白小声道:“七哥!今天不是找他算账的时候,日后咱们找他算总账,扒他的皮抽他的筋。摸摸胸qian发光的东西,想来了原来是自己脖颈上带的着蟠龙九光连城璧玉牌。抬头仰望,高高低低密密麻麻,横着干枯的树干、枝条,挂着枯藤、枯草。

她渐渐明白了,自己原来失足掉进不知多深的形似枯井的山洞,要不是上边横七竖八的树干、枝条、枯藤不断挡着,非摔死不可。一连十几天把天德关周围的风土人情山川地貌了解得差不多了,少妇白这日兴致来了,少妇白想放松放松,与右阁领韩穰约定,各带二十个亲兵出关打猎,一天下来,看谁打的猎物多。慢慢清醒过来,张嘴拼命叫喊,可喊不出声,这一用劲儿感觉浑身无一处不疼,静卧了不知多久,感觉有点力气了,扒着长满青苔湿滑的井壁站起来,仰头大喊“救驾!救驾!----”只听得“救驾!----”的回音。一屁股重重坐下,歇息一阵,还不死心,继续大喊,听到的还是回音。

韩穰心想,少妇白当今大辽国傲视天下,没有那个国家敢寻事,再说萧皇后弓马娴熟,精于骑射,又有二十个精兵随行,不会有所不测,就一口答应。寻思:我堂堂的大辽国的皇后,难道就这么困死在这了?不,不!绝不能死在这儿!双手抠着井壁向上爬。

明知不可能还要试试,暂不说这井壁如墙壁一般陡峭,也不说这井有多深;单说这井,是口小底大,怎么能爬的上去。出了天德关,少妇白二人兵分两路打猎。这就是人求生的本能。她努力了半天累得气喘吁吁,坐下歇歇,环顾四周黑森森的岩壁,又站起来,扶着井壁转悠半天,哪里有出口。她彻底绝望了,贵为一国之母的她,昔日的尊严荡然无存,禁不住号啕大哭,哭哑了、苦累了,又坐下来。

心想就是死也得有些颜面,归拢归拢蓬乱的黑发,整整衣不蔽体的衣衫,端坐于地,默默等待死神的降临。萧云燕带领亲兵在落凤山打猎,少妇白从早上打到傍晚,收获颇丰。

井内潮湿阴冷,湿乎乎的井壁散发着一股一股寒气,她如何能端坐得住,冷得浑身颤抖,上下两排牙齿叩地“咯咯”直响,没一会儿便蜷缩在草地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听上边“呼啦呼啦!”、“刺啦啦!”“嘎吱嘎吱!”“咔擦擦!”一阵阵断断续续乱响,“噗通!”一声重重落在草地的声音。随行亲卫使韩修茹道:少妇白“陛下!天色已晚,再看打的猎物不少了,回去吧!

这声音把冻昏过去的萧云燕震醒,吓得“哇哇!”大叫,心想:定是那猛虎坠落下来,唉!临死也不得全尸,成为这畜生的口中餐!叫了半天,也不见那“猛虎”趴起来。寻思,难道那猛虎被摔死了?屏气敛息,看了许久,发现趴在地上的不是猛虎,是一个汉子。

她强撑着爬到他身边,感觉他身体温热,第一反应就是取暖,张开双臂紧紧缠着他。“陛下”是对皇帝称呼,本不能用于皇后。片晌,觉得自己身子稍加暖和,定睛看这汉子:二十出头年纪,七尺多长身躯,衣衫褴褛,身上有好几处刀伤,蓬头垢面,鼻直口方,剑眉紧锁,双目似剑,菱角嘴,厚嘴唇,身穿千疮百孔的月青色锦袍,斜挎着百宝囊,身边一柄带鞘的剑。萧云燕心想:苍天也算是有眼,临死也送来一个陪伴的,也算是比翼双飞赴黄泉吧!正在寻思,这汉子苏醒过来,缓缓睁开双目,眼前一片模糊渐渐清晰,大惊失色,一把推开她,道:“你——你是——是什么人!

萧云燕道:“不要白费功夫了!如果有出路,朕还能呆在这儿?等你吗!萧云燕好久不见人,临死之际见到人感到兴奋、亲切。但大辽国皇帝耶律明扆给予萧皇后与自己一样权利,一样的称呼。

萧云燕方兴未艾,道:“都是些野兔、野鸡、狐狸、香獐之类的小野物,待朕打得一只大的,就回去。诙谐道:“我是奉阎王之命拘你的,这就是黄泉路。这汉子定睛看她,二十多岁年纪,头发黑亮,项上戴着蟠龙九光连城璧玉牌,放射着皓月一般的光华;柳叶吊梢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朱唇轮廓棱角分明,灰扑扑的脸冷傲孤清,破衣烂衫,衣不蔽体。萧云燕“咯咯!”直笑,爬起来“还不信这是黄泉路!

汉子吃力的站起来,道:“少要装神弄鬼!你到底是什么人?”说罢打马如飞,转瞬没入前方的树林深处。

萧云燕转过几道山梁来到一处山麓,突然胯下坐骑禁不住嘶战,她急忙紧勒马的丝缰,感觉战马受惊,一定有猛兽出没。萧云燕道:“你是什么人?胆敢闯入朕的寝宫!

这汉子的视线急忙回避她,为了掩饰尴尬,环视四周,片刻,咬了一下指头。不多时,一阵腥风扑面,突闻一声咆哮“嗷!”响彻山谷。汉子以为她是个疯子走迷了路掉进这枯井里,道:“疯婆娘哪里人氏,说出来,我送你回家。

萧云燕愣了一会儿,明白是在给自己说话。道:“你这汉子好大的口气!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你能不能出的去!

少妇白汉子也不答言,仰望井口,摸着井壁慢慢走,寻找出口。汉子觉得她不是个疯子,低头躬身施礼致歉“请姑娘海涵!恕我不敬!姑娘如何掉落此处?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少妇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