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色元婴

类型:动漫剧地区:吉尔吉斯斯坦发布:2021-04-20

九色元婴 剧情介绍

九色元婴第五独立分旗也不宽裕,色元婴省一口是省一口吧。两匹马背向驰奔,刘卿义力大如牛,要把他从马上拽下来,杨六郎要使出大的力气。

杨六郎举枪封挡。色元婴燕云到阎王爷哪儿再饱餐了。党跃招数又变了,两马错蹬,高擎双棍“力盖山河”奔杨六郎后脑迅疾而下。

杨六郎挺枪“禹王架海”招架,只听得“嘡啷!”一声巨响如炸雷一般。震得杨六郎双耳“嗡嗡”直鸣,两膀发麻、后脖颈子直发酸,两臂直哆嗦,虎口涨疼,嗓子眼儿发热,一口血险些吐出来。”说完端起碗,色元婴脖子一仰“咕咚”一饮而饮。

少顷,色元婴“铛”的一声手中的瓷碗落地转了几圈。致使内力损失了两成。

坐下马震得“唏溜溜!”惊叫,马身子成了倒拱形险些塌了架。他脸色一刹变得惨白,色元婴疼得五官都要挪位,泪珠缓缓滚下,五指撑开硬如铁棍。党跃觉得双棍砸在铁柱子上一般,震耳欲聋,眼冒金星,双臂酸软,虎口震裂鲜血直滴,胸口陡觉得一阵酸闷,忍住一口血没吐出来;“呜呜----”手中双棍被震飞出去“噗通”把草地砸出两道深坑,掠起地上一片蒲公英花絮飞舞如雪花一样。

须臾,色元婴“噗通”直挺挺仰面倒地。党跃的第三招的威力如此巨大,他和杨六郎都始料不及。

他的“力盖山河”,杨六郎完全可以以巧破千斤来破解,就如破解第一招“泰山压顶”。武天真吃力站起来慌忙向燕云走去,色元婴颤颤歪歪,没走几步一头摔倒,努力爬到燕云身边,伸手放在眼鼻子前,发现已经没了呼吸。

为何出现如此现象。放声痛哭“云儿!色元婴云儿!师父害了你!其实“力盖山河”没有什么神奇,只是使用蛮力,以力欺人。

关键是使用时的技巧,双棍不是同时砸在枪杆子上,一先一后,须臾之间。当杨六郎把大枪一斜化解了第一棍的部分力道之后,第二棍转瞬即止,可以是实实惠惠的,凭他听风辨物的听觉感觉不对,迅疾将手中大枪再次微微一沉,但不能下沉尺寸太多,多了,当挨上第二棍还会再次下沉,那样脑袋就难保了。党跃孔武有力,绰号“撼山嬴荡”,嬴荡是战国时期力大无穷的秦武王,时人把他比作秦武王、比作力能拔山的勇士。

燕云与金枪会虽然有仇,色元婴舍生取义之举,令邵邦、胡刚、霍强及在场的第五独立分旗喽啰,无不震撼,情不自禁地纷纷给燕云跪倒。尺度十分有限,化解这第二棍的力道也十分有限。书中暗表,这是赵匡胤的“毒士”李处耕给党跃事先指点的,李处耕可以说文武全才,只是武艺很少显露,都在不得已的时候。

他知道被他指点的“力盖山河”,一旦党跃使出,党跃和杨六郎九成就会两败俱伤、两败俱亡。杨六郎头上戴着青缎子包巾,色元婴顶梁门上高挑一颗火红的绒球,身青缎子剑袖,色元婴腰扎玄色丝銮带,脚踏鹦哥绿抓地虎的快靴;手提麒麟藤萝紫金枪,胯下玉顶火焰驹。党跃哪知道其中厉害,亏他灵机一动没有硬撑,双棍撒手了,否则非被震碎五脏六腑。党跃忍着一口血说不出话,超杨六郎拱拱手示意甘拜下风,翻身下马吃力捡起双棍挂在马的得胜钩鸟翅环,跨上马返回赵匡胤等人身边。

麒麟藤萝紫金枪,色元婴长一丈六,粗似茶盅口,金镶金裹,枪档之处锲着一条紫金麒麟, 麒麟嘴张着吐出的部分就是三尺长的枪头,火红枪缨。观战的大都是行家里手。

党跃双棍被杨六郎的麒麟藤萝紫金枪震飞败下阵,杨六郎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内伤。枪杆是深山赤萝作就,色元婴坚硬如精钢,柔韧如楠竹。杨六郎的外甥武天真想叫舅父缓缓劲儿,提缰催马,来到近前,道:“舅父稍歇,待天真来打第二阵。”杨六郎也是真要缓缓劲儿,点头道:“好!真儿,那都是久经沙场的宿将,多加小心!万不可死撑!”说话间,西亭侯刘卿义飞马而至。杨六郎打马闪在一旁观敌瞭阵。

西亭侯刘卿义,绰号“铁矟齐霸王”,赵匡胤十八位结义兄弟内排行十五。打马跟上,色元婴面对面,道:“八弟,进招吧!” 党跃道:“六哥!俺就不客气了。

面似黑炭,络腮胡子,虎形豹体,身材魁梧;头戴镔铁黑虎日盔,顶门有一朵黑绒球,盔顶一尺多长的黑缨子往后倒垂着,身披锁子连环黑虎吞天甲,脚蹬黑虎战靴;胯下乌雅马,掌中皂缨丈八点钢矟。三尺长的大枪头,巴掌面儿宽。”打马跑出十丈远近,色元婴拨转马头飞速超杨六郎而来,色元婴人借马力,马助人威,手擎一对鸳鸯乌金梃,一招“泰山压顶”“呜……”的一声朝杨六郎顶门就砸。

刘卿义见武天真:长方脸,一双黑漆漆的剑眉遥遥插于鬓间,鼻直口方,二十出头年纪,高绾牛心发卷,铜簪别顶,身穿道袍,背一口裁云太阿宝剑,手提丈八滚云枪,胯下白玉嘶风马。心想,先把这小老道杀败,在和六哥较量。

挺枪奔武天真劈面便刺。俗话说“棍锤之将,不可力敌”。武天真掌中大枪往外就挂,只听“嘡啷啷啷啷……”钢矟正砸在枪杆子上,登时崩得火星四溅,震得他双耳“嗡嗡”直响,只觉得十指发麻。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刘卿义在马上震得摇晃了几下,也觉两膀酸疼。

杨六郎猛拽麒麟藤萝紫金枪,“噗通”刘卿义连人矟从马上摔下来,麒麟藤萝紫金枪“嘣”的一声颤两颤迅疾绷直。马打盘旋,银枪一根,钢矟一秆,矟来枪往,一黑一白杀在。党跃孔武有力,绰号“撼山嬴荡”,嬴荡是战国时期力大无穷的秦武王,时人把他比作秦武王、比作力能拔山的勇士。

这双棍砸下来有千斤之力,每每沙场逢敌,能招架住他的这招“泰山压顶”的对手寥若晨星,多数是人死枪折马塌架。刘卿义是沙场二十几年的猛将,没想到武天真小小年纪,二十回合下来不占下风,心想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手中钢矟更加猛烈。武天真使用的是太和派太乙盘龙枪法,徐疾相间、柔和缠绵、绵里藏针、化劲用柔、发劲用刚、虚实兼具,从武艺技法上丝毫不逊于刘卿义的矟法;但从马战厮杀经验上讲,还有不小的差距。杨六郎看得真切,生怕武天真有失,催动胯下马飞至阵前,横枪挡住刘卿义掌中大矟,道:“真儿退下,为舅来也!”武天真闻听驱马闪开。

武天真大战刘卿义四十余合之际,杨六郎体力稍加恢复,歇一会儿,感觉不一样,重振精神,让过三招,大战刘卿义。杨六郎手持大枪向上一横“举火烧天”招架,当双棍离枪杆尺许,手中大枪微微一斜卸掉力道十分之三,这叫“一巧破千斤”。

“噹啷啷……”双棍就砸在铁枪杆子上了,登时是火星四溅!震得杨六郎两臂酸麻,胯下玉顶火焰驹“踏踏”倒退五六步。刘卿义绰号“铁矟齐霸王”,力大矟沉,杀伐骁勇,但是心里犯怵,怵的是杨六郎的金枪绝技“九惢暴雪梨花枪”,一同杀敌之时,见他使出“九惢暴雪梨花枪”,对手无一不是他的枪下之鬼;虽说是比试,六哥虽无杀己之心,一旦他使出那绝技,自己如何破解。

又战了二十余回合,武天真枪法散乱渐渐不支。党跃也震得两手发热臂膀酸疼,急忙抽招换式,棍尾变棍头,双棍当枪使“双龙点睛”奔杨六郎双目急速而至。战到五个回合,两马错蹬,杨六郎一甩麒麟藤萝紫金枪,枪当棍使,严禁的说是枪当软鞭使。

他这条麒麟藤萝紫金枪枪杆是深山赤萝作就,虽然坚硬如精钢,但需要柔韧时运用内功使之韧如楠竹。一招“一气回春绕绛坛”“呜——㖻!”奔刘卿义腰缠裹去,迅若奔雷。

九色元婴刘卿义闻的风声,仓猝拧矟遮挡,只听得“啪”的一声腰连手中丈八点钢矟被麒麟藤萝紫金枪给缠住了。虽然被拽下马,杨六郎内力又折了两成。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九色元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