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1

类型:热播剧地区:刚果(金)发布:2021-04-19

5151 剧情介绍

5151晋王推断打劫的强贼八成是朝中对手所为,除了赵光美不会是别人。白衣少年怒道:“要想活命把燕云服侍好!若有一丝闪失——”“仓啷啷”抽出利剑,拧身飞起“啪!”把高悬门梁的“暮云客栈”匾额劈为两半“哐当当!”落在地上。

店小二跑过来,喝道“滚滚滚!”抬脚想踢,怕脏了鞋子,又收了脚“花子!行行好吧!你往这一趟,俺这暮云客栈的生意可咋做!”燕云抬头看小二,白脸大个,人的是暮云客栈店家邓肥的远房亲戚。晋王仍迷惑不解的是禁军列校尉迟令究竟处于什么目的出手相助,是奉赵光美之命吗?如果不是,是真的巧合吗?暮云客栈店家邓肥,在本书“第六章天汉桥燕丘龙卖剑”提过,燕云第一次进东京赶考与结拜六哥“金头白猿”王戬就住在暮云客栈,名落孙山,王戬偷走了燕云全部银两不辞而别,燕云得了一场大病,店家邓肥向燕云催逼店钱,燕云无力付钱被罚做客栈苦力,险些死在客栈,后来就有了“第六章天汉桥燕丘龙卖剑”的故事。

燕云二次进东京在当时的晋王赵光义府上当差,与结拜兄弟元达闲谈说起暮云客栈的事情,元达义愤填膺拽着燕云去暮云客栈找店家邓肥算账。邓肥见是晋王府的官差哪敢怠慢。燕云推断的没错,那刺杀晋王的强贼头领正是燕风。

燕风在燕侯府夸下海口,以自己身份帮涪王赵光美除掉晋王赵光义。元达就说起燕云被他几乎逼死之事,邓肥吓得半死,一把鼻涕一把泪,不住的磕头求饶。

燕云见他可怜,阻止了元达砸他的暮云客栈。涪王将八百私下训练有素的心腹交给燕风,叫燕风一行扮作占山为王的强贼在压龙山截杀晋王。元达嗜酒好赌,没钱的时候就到邓肥的暮云客栈吃喝,邓肥哪敢要钱。

燕风以防不得手,又通过江湖手段把晋王出使西山的消息透露给金枪会的残部,晋王曾端了金枪会的老巢,这血海深仇金枪会怎能不报?燕风与燕云厮杀中,也感到露出破绽,感觉燕云八成认出了自己,但他相信燕云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不会向晋王供出自己,就算他绝情,自己死不认账,更有涪王这颗大树护着,晋王也无可奈何。燕云后来知道狠狠训斥远达,把元达欠邓肥的账,用自己的钱偿还。

邓肥死活不敢收“燕校尉!小的欠过您的一条命,小的倾家荡产也还不清,这钱小的誓死不能收!”远达插话道“这话说的不错!但俺七哥绝不会欠你的钱。这日上午晋王一行人马来到一片黑压压松林前。

俺看你这店生意冷清,不如搬到晋王府那条街,保你日进斗金。晋王勒住坐骑,手搭凉棚望着一眼望不到边松树林,心中顿生不祥的预兆。”对燕云“七哥!你给晋王说说,不是一件难事。

”燕云微微点头。邓肥冲燕云又是连连磕头,千恩万谢。燕云望着他的背影大声疾呼“刘推官!小的是燕云!是燕云!------”拼命地爬,想追上去,爬了丈八远,感觉无望追上,停下来。

“瞻闻道客”了然看出了他的心事,道:“殿下!叫瞑然、王衍得带三百军卒押运货物先行,半个时辰后贫道与燕云、元达领两百军卒护驾再走。在燕云周全下,邓肥的暮云客栈果然搬迁到晋王府大街,客栈生意比以前好十几倍。燕云、元达也常常照顾他的生意,只要有酒宴应酬就到邓肥的暮云客栈。

所以邓肥的远方亲戚店小二石宏,燕云、元达都认识。唉!当务之急,还是洗去不白之冤。燕云抬头看石宏。石宏也下意识俯视燕云,认出来了“燕——”急忙进店向店家邓肥禀报。

燕云在等了两天两夜,几乎不敢眨眼,死死盯着赵光义府邸大门,别说看到主子赵光义的影子,就是府邸里出入的人影都见不到。三刻的时间,石宏走到燕云近前蹲下来,拿着一个炊饼“呵呵”冷笑“燕大爷是您呀!失迎失迎了,小的失迎了。

”燕云落难之时根本不想向熟人求助,昏头昏脑的不知怎么爬到暮云客栈乞讨,转头就要爬走。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百思不得其解。石宏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摇晃着“怎么了!嫌小的侍候不周。”狠狠的往地上一摔,撕下一块炊饼往燕云嘴里sai。燕云吐出来。

石宏“嘿嘿!刷起校尉爷的脾气了!昔日您何等的耀武扬威,小的见您八丈外都不敢喘大气儿,哈哈!如今爷爷我弄死你比弄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正在思虑,见一人从身边闪过,那人年近四旬,五短身材,面色灰白,黄焦焦的胡须。

”撕下数块炊饼不停地往燕云嘴里sai,sai满后“啪啪!”冲燕云的嘴猛拍几掌。噎得燕云直翻白眼。心想这不是南衙驾下开封府推官刘嶅吗!急忙扑过去拽住刘嶅长衫一角“刘推官!小的是燕云!”刘嶅一惊,低头仔细观瞧趴在地上衣衫褴褛遍体鳞伤他。

石宏起来进店端了一碗汤饼(面条)出来“燕大爷!别噎着了,喝点稀的。”燕云“咳咳”把嘴里块块混着血的炊饼吐出来。

石宏嗔怒“给脸不有脸的东西!爷爷今天非要把你‘侍候’好!”把一碗汤饼朝燕云头上泼去,连汤带饼顺着燕云头上、脸上望脖领、地上流。燕云搂开遮面的乱发,仰望着刘嶅“刘推官您看,您看!小的是燕云!是燕云!”刘嶅拽着长衫一抖,抖开燕云的手,转身匆匆而去。石宏蹲下来,抓住他的头发往地上按,喝道“燕云猪狗,看你吃不吃!吃不吃!”“嘡”的一声,石宏身体飞进店内一张桌子上,把桌子上的盆盆碗碗砸的满地滚“呼啦啦”,桌子边吃饭的客人慌忙向后躲闪。石宏趴在桌子上,嘴里流着血,五脏六肺像炸了一样,疼得五官都移位了,号啕不止“啊呦!啊呦----”看店门外站着一人:二十岁左右年纪,身材苗条,头上戴着束发紫金冠,穿一件素白色箭袖,外罩粉白色缎子排穗褂,登着黑缎白底朝靴,肋下悬剑;面色煞白,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眼里布满血丝。

白衣少年打得不耐烦,一脚将邓肥踹出两丈外。石宏明白了自己是被这白衣少年一脚踢的,捂着肚子,忍着疼痛从桌子上滚下来,慌忙爬到白衣少年脚下,跪倒在地,嘴里不停地淌血“少爷!小的该死!小的不长眼绊少爷的脚。燕云望着他的背影大声疾呼“刘推官!小的是燕云!是燕云!------”拼命地爬,想追上去,爬了丈八远,感觉无望追上,停下来。

一群行人围过来,七嘴八舌“这要饭花子做什么白日梦!居然想攀亲!”“都人不是人鬼不是鬼了,省点力气讨口饭去吧!”“活着,污了官家脚下的东京汴梁城,这不是给官家脸上抹黑嘛!”-----冷嘲热骂不说,对燕云连踢带踹。”白衣少年没理睬他,蹲下来伸出白皙的手把燕云脸上的汤、饼拭去,细细观瞧,须臾,大哭“怀龙!怀龙!”把燕云抱在怀里。从店里走出一位年近四旬的男子,身高七尺,大脑袋瓜子,白脸肿泡眼,手背长了半寸长的黄色汗毛。”石宏见店家邓肥来了,急忙站起来,用眼睛向邓肥示意。

从店里走出这人正是店家邓肥,见抱着燕云大哭的白衣少年衣着不俗,想必是官宦子弟,但竟敢护着牵涉谋反案的燕云,也不怕他。等燕云醒来,那群人骂累了、打累了各自散去。

寻思:一没招谁二没惹谁,为何受他们百般凌辱,弱者理当受人欺辱吗!冲白衣少年,不屑一顾道“客官!燕云是你的故人,就把他带走,别碍着我的生意。

冲石宏“石宏傻跪着干啥!一个要饭花子都‘侍候’不了,大爷我白养你了。燕云又饥又渴的他爬到一家客栈前门前想讨一碗水喝。白衣少年猛地站起来,剑一般目光she向邓肥,叱呵“邓肥畜生!当初没用燕云周全你,你哪有今日!恩将仇报的畜生!

邓肥听他认识自己,想起来了,以前他与燕云jin过自己的暮云客栈吃过饭,但也不怕。怪眼圆睁,道“打伤我的小二石宏,邓某不给你计较,你还恶语相向,好生蛮横!

5151白衣少年眼里喷着怒火,道:“石宏恃强凌弱,对落难是燕云百般凌辱,小爷还没跟他算完账呢!你却来找不自在!”一把抓住的发髻,抡开巴掌朝邓肥乱抽“啪啪!-----”打得他抠鼻喷血,头晕目眩。邓肥慌张跪地叩首,哭喊着“饶命!少爷饶命!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5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