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马张飞

类型:热播剧地区:圣马力诺发布:2021-04-19

破马张飞 剧情介绍

破马张飞破马张飞姐姐咱们走。戴升高声道:“肖达荣番贼!我家主公埋伏着十万阴兵,有种的进来,没种就别丢人现眼,滚回老家包老婆去!回去晚了,你那娇滴滴另有其主喽!

韩穰狂笑道:“哈哈哈!我大军兵临城下将至濠边,你还有心顽把戏!好好,也叫我北国将士开开眼界,也算你慰劳我将士的义演吧!不过也不会叫你白搭功夫,生擒到你,也自会优待。正和赵圆纯意思,破马张飞只是她不便说出口。赵光义道:“韩都督!看我作法。

”说着挥舞手中长剑指天化地舞弄一番。韩穰的军师对韩穰道:“赵光义不会摆什么空城计吧!破马张飞赵怨绒说罢拽起赵圆纯往衙门走。

破马张飞赵圆纯对燕云道:“带我姐妹拜见郡王。韩穰笑道:“北城方圆数百里根本没有大宋驻军,就是从定州发兵至此最快也要六七天,更何况蜿蜒难行的山道,没有十天休想来到北城,再说定州哪有什么像样大将,闻我大军无不闻风丧胆!军师多虑了!

赵光义在城楼上高声道:“天兵天将何在!”顿时只听城头上金鼓齐鸣,响彻云霄;霎时城墙垛子内升出万道金光,光芒四射,夺人二目,刺得辽邦将士个个眼睛发花睁不开眼。燕云引路,破马张飞赵氏姐妹随后,来到州衙后厅。城墙上呐喊声响遏行云“天兵降临,番奴受死!天兵降临,番奴受死!-------”韩穰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辽国将士身上的狐狸尾、雉鸡翎、战袍全烧着了,胯下坐骑马鬃、马尾也着火了。

梁郡王赵光义焦躁不安,破马张飞围着房间团团转,破马张飞闻报燕云回来,顿时精神焕发,看看眼前的血人,一愣,须臾,疾步近前,拽着燕云的手,热泪盈眶,道:“燕云!燕云,想煞孤家也!”随叫“程德!程德快快,为燕云医伤。韩穰惊讶道:“哎!怎么回事儿?”感觉胸下火辣辣烤人,胸前的狐狸尾烧着了,紧跟着胡子眉毛战袍全着火了。

不一会儿狂风大作势如千军万马呼啸着、怒吼着,所过之处一片狼藉,风借火势,火借风威,辽军军阵一片火海。燕云跪倒施礼:破马张飞“殿下!燕云没有伤,身上的血污全是斩杀草寇溅上的。

辽军队伍如开了锅一般调转马头就逃,呼爹喊娘哭声动地,万马皆惊,人撞人马撞马,人仰马翻,自相踩踏死伤不计其数。回禀殿下,破马张飞西门草寇——辽军将士打马如飞,跑的越快,火烧的越大,烧得骑不住战马握不住丝缰坠下坐骑被万马踩踏而死。

兵败如山倒,烧得灰头碳脑的主将韩穰夹杂在败军之中一路向北狂奔。北城城楼人头攒动,金鼓喧阗欢声雷动一片欢腾,军卒与百姓们欢呼雀跃欣喜若狂。初秋的天空碧蓝如洗,毒辣辣的阳光像针一般灼的人的皮肤阵阵发疼,蒸黄了枫叶,烤焦了大地;没有人敢抬头看一眼太阳,只觉得到处都耀眼,空中、地上,都是白亮亮的一片,白里透着点红,由上到下整个像一面极大的火镜,仿佛一切东西就要燃烧起来。

赵光义笑逐颜开打断燕云的回禀,破马张飞道:“只要‘飞燕’无恙就好,就好!郜琼、王肇、元达、戴兴、李镔等武将兴奋地把赵光义抛了起来接住,一连十几回,疯了半晌方才停下。郜琼咧着大嘴傻笑,道:“主公!主公!打死俺也想不到,主公还能调遣天兵天将!念几句咒舞几下剑,天兵天将乖乖听命,番奴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被烧的人仰马翻抱头鼠窜。

王肇道:“主公!您有这绝活儿,咋早不亮出来,叫俺为您担惊受怕。欲知后事如何,破马张飞且听下回分解。阳卯搭讪道:“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主公是真人,哪能随便露相。王肇道:“什么真人不真人,俺不懂,俺只知道主公比天上的玉皇大帝还厉害。

破马张飞辽国镇南左都督韩穰率领五千铁骑杀到大宋北城县城下将北城围得如铁桶一般。郜琼道:“瞎咋呼啥呢!主公带俺们一举踏破幽州荡平辽邦上京城。

赵光义享受到军民对他从未有过的顶礼膜拜,自是欣喜若狂,但头脑还不失清醒,按着封赞的计策走,速令城中百姓撤往定州。辽军声势浩大盔层层甲层,破马张飞刀枪似麦穗剑戟如柴鹏,战将如下山猛虎,战马似出海蛟龙;高挑各样大旗,旗挨旗、旗挤旗,迎风招展。五日后,北城百姓全部撤完。招来封赞商议,道:“离尘先生,咱们也该撤了吧?”封赞道:“尾巴还没剪不断,还不能安全撤离。

赵光义道:“如果辽兵卷土重来,已无百姓相助,区区五十个土兵如何抵敌!队伍当间一杆坐纛大旗“呼啦啦!”迎风飘摆,破马张飞边拉青绒穗,破马张飞金飘带双垂,上面儿横书几个大字“大辽镇南左都督”,正中间儿飞火焰,白月光上绣着一个斗大的“韩”字,旗下闪出一匹黄骠马,马上端坐着一位魁梧的将军,金盔金甲,胸前狐狸尾,脑后雉鸡翎,德胜钩鸟式环挂着单戟月牙錾金枪,威风凛凛、令人胆战心惊。

封赞道:“小生就等他们来呢!燕云刚打探回来,辽邦驸马肖达荣奉旨巡边幽州城,听说主公在宋辽边界北城,提兵五万火速奔北城而来。赵光义“腾”的站起来,片刻又慢慢坐下,道:“先生!如果咱们五日前与城中百姓一道撤离,也不会有今日凶险。破马张飞这正是辽国镇南左都督韩穰。

封赞道:“那样,主公与百姓都走不了。赵光义道:“这是为何?

封赞道:“辽国镇南大元帅耶律兀冗、镇南右都督耶律金针领数万雄兵坐镇幽州虎视中原,左都督韩穰五千铁骑小败虽然折些锐气,但并没有伤筋动骨,耶律兀冗、耶律金针哪能咽下这口气,之所以没有马上提兵复仇,就是因为不明北城虚实,假若主公与百姓一道后撤,证明心虚,辽邦探子当日就会把这消息向幽州禀报,我等出了北城走不到三十里外的天门道就被辽军赶上,那时战战不的,走走不的。韩穰年近三旬,上晓天文、下识地理,文韬武略无所不精,兵书战策无所不懂,堪称文武全才,与镇南右都督耶律金针并称“大辽双雄”,南征北战东讨西伐开疆拓土,为辽国立下赫赫战功。赵光义道:“哦!现在——现在,想必先生已有破敌良策。封赞道:“北城向西阴风山十八沟就是辽军的葬身之地。

戴升骑着马从一道山沟出来,道:“番奴!我这里有埋伏,敢来吗?”左乘霸虽是武夫,左都督韩穰北城新败,哪敢不小心,扯住战马不再向前。主公率领属下缓缓向阴风山撤退,将辽邦驸马肖达荣的五万大军引入十八沟,自有神兵相助。初秋的天空碧蓝如洗,毒辣辣的阳光像针一般灼的人的皮肤阵阵发疼,蒸黄了枫叶,烤焦了大地;没有人敢抬头看一眼太阳,只觉得到处都耀眼,空中、地上,都是白亮亮的一片,白里透着点红,由上到下整个像一面极大的火镜,仿佛一切东西就要燃烧起来。

此时韩穰意满志得顾不得头上毒辣辣的太阳,指着北城对手下主将道:“哈哈!北城弹丸之地,还不够我铁骑垫马蹄儿的,赵光义真是耗子睡猫窝不知死活,看看他还能玩儿什么鬼把戏!赵光义甚是不解,手下除了郜琼、燕云等十几个亲随武将就是五十个老弱土兵,就凭这些就能把五万辽军一发收拾,是不是痴人说梦?想想五日前,封赞献策:令城中百姓带上家里铜镜登上城墙,利用太阳光反射聚焦,辽军穿的都是皮毛制品瞬时燃烧,把韩穰五千铁骑烧得狼狈逃窜;真是神来之笔!今天——今天也会有——必须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否则将成为辽邦的刀下鬼、阶下囚。话说辽邦左都督韩穰一路马不停蹄逃遁幽州,清点军马,只剩五十个被火烧轻伤的将佐。耶律兀冗老成持重,在不知北城虚实情况下,一面阻止耶律金针即可出兵以免重蹈覆辙,一面派遣暗探探听北城消息待时反击。

正在此时,辽邦驸马肖达荣奉旨巡边幽州城,得知情况,把韩穰、耶律兀冗骂了个狗血淋头,亲率五万精兵扑向北城,镇南右都督耶律金针、镇南都统左乘霸自告奋勇随军听令。再看北城偃旗息鼓,城楼城墙上空一人,城门紧闭。

韩穰的军师道:“都督!该不是赵光义逃跑了吧?”韩穰道:“军师放心,他逃不了。早上,肖达荣大军杀气腾腾来到北城,北城已是一座空城,探马来报一队宋军向西撤退,随率大军追赶,追了五十几里,追上宋军断后的二员将领。

镇南右都督耶律金针急忙向辽国镇南大元帅耶律兀冗请令,要提一旅之师踏破北城为韩穰报仇。我派出去的探马刚才来报,赵光义就在北城,他飞不了!”正说时,城楼上出现一人披头散发,身披道袍,手持长剑,冲城下喊道:“韩都督别开无恙!看赵光义作法调遣天兵天将退你。这二员宋将正是赵光义的属下“双戟夜叉”高荆、“双枪浪子”戴升,个个头不顶盔,身不贯甲,连坐骑的马镫都是木质的,手中摇着大木棍。

辽邦镇南都统左乘霸催动战马,手舞三尖两刃四窍八环刀直取高荆斗了三个回合,高荆手中木棍被左乘霸的三尖两刃刀削去半截,高荆拨转马头而逃。宋将戴升截住左乘霸厮杀,战了两三个回合拨马遁走。

破马张飞左乘霸及身后辽军穷追不舍,转过一道山湾,不见宋将踪影,又走二三里山路,前面是一道山沟。这时辽邦驸马肖达荣、右都督耶律金针率大军赶到。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破马张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