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雨欣老周小说免费阅读在线

类型:电视剧地区:南美洲发布:2021-04-19

杨雨欣老周小说免费阅读在线 剧情介绍

杨雨欣老周小说免费阅读在线晋王道:欣老线“常言道朝中有人好做官,公引亏就亏在朝中无人呀!孤王曾多次向圣上保举公引执掌殿前司,这回圣上是动心了。你说你当初多好的机会,晋州厢军兵马钤辖田钦大人的亲随,假如不那么清高、略低一下高昂的头、圆滑点,少则两三个月多则一年半载下来至少都是那个营的副指挥使,我挖空心思上蹿下跳给上官使了多少钱才混个队正。

燕云眼前燕风欺凌士卒的一幕挥之不去,燕风也能推测到燕云为何怏怏不乐。”殿前司是北宋最为紧要之所,说免统领天子卫队,是禁军中精锐的精锐,殿前司主帅不知有多少武将盯着。燕风道:“没想到你我兄弟在此相聚,真是苍天有眼呀!哥哥去京城赶考如何来到这晋州城”。

燕云道:“娘怎样?尚大叔等叔叔们安好”?燕风道:“托你的福他们都好,就是娘日夜盼你金榜题名衣锦还乡和尚飞燕早日成家立业抱孙子”。晋王满以为他感恩戴德,费阅跪地谢恩。

郭进道:杨雨“郭进身为圣上的臣子,理应为圣命是从。燕云愧悔无地默然不语。

燕风道:“名落孙山也罢,三年后再卷土重来。晋王心中不悦,欣老线勉强笑颜,道:“公引对大宋忠心耿耿,真是天子之福呀!可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你也招来不少人的非议。你如何来到这晋州城的”?

”话里有话绵里藏针,说免他要敲山震虎。燕云把离开真州归云庄道京赶考至之晋州的经过详细讲了一遍,随问燕风又是怎么来到晋州的。

燕云离开真州归云庄后,“八仙”授艺基本完成,尚权、燕风、尚杌、尚飞燕武艺能否有所进步还要靠自己不断领悟练习,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八仙”便云游四方行侠仗义去了。郭进哈哈一笑,费阅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郭进久经沙场九死一生,还怕什么流言蜚语!

燕风天资聪明帮马大婶料理归云庄大小事务井井有条,不时寻个机会接近尚飞燕,燕风风流倜傥伶俐乖巧识得风月,尚飞燕情窦初开也是心仪着燕风,一来二往就有了私情,一日尚权在尚飞燕闺房把燕风、尚飞燕捉奸在床,燕风赤条条被尚权、尚杌弟兄打出归云庄,自此燕风一贫如洗流浪江湖,一次次令他山穷水尽穷途末路,半年多备尝艰苦的磨砺使他比同年人提早成熟十年,最后在晋州厢军神武队落脚。晋王道:杨雨“公引行事光明磊落,杨雨这正是孤王所敬重之处,可防人之心不可无,公引还记得数年前怎么被罢免殿前司铁骑左厢第一军都指挥使之职的吗?两年多听不见军鼓的日子不好过吧!燕风绝不会把自己和尚飞燕龌蹉之事及被尚氏弟兄打出归云庄的狼狈之事讲给燕云,对燕云道:“自从你进京后,我在家精心服侍母亲、用心帮马大婶料理庄上的杂事儿,尚大叔他们云游四方,尚权、尚杌又不成器,尚家的担子不就落在我的身上,尚权、尚杌不但不领情反而处处作梗百般刁难----”。

燕云道:“尚权、尚杌不肖,尚大叔、马大婶对咱家恩重如山呀”!燕风道:“哥,你傻呀!再好那归云庄也不是在咱自己家,我也是堂堂七尺男儿不能叫娘跟我再过忍辱负重寄人篱下的日子,就出来闯荡整一份家业日后把母亲接出来享福,这不就到了晋州。张凝、老倪挑着担子下了青松岭。

郭进道:欣老线“当时殿下是殿前都虞候,郭进是殿下的属下,若不是殿下所赐,郭进也难得清闲。临走时马大婶一再挽留还要赠给我盘缠,我一概谢绝,咱燕风有骨气人穷志不短”。燕风振振有词,燕云信以为真似乎看到了昔日燕风的影子,赞叹:“兄弟有骨气”!

“那还用说!咱燕风别的本事没有,骨气却是有的!哥!来我敬你一个”燕风冲燕云端起碗。燕风:说免“还有几个刁懒之徒,说免今日本想一并就罚,看在我胞兄的面子,暂且记下,它日若再敢胡言乱语、动摇军心打他个二罪归一!燕云留下,你们还傻站着等着挨打,还不修路去”。燕云看看一桌的酒菜愁眉紧锁:“峻彪(燕风的字)!哥怎么闻得腥味”。燕风道:“什么腥味儿,这桌上有没有鱼”。

押官们、费阅厢军士卒闻之就跑。燕云道:“不是鱼腥味儿,是血腥味儿”。

燕风把脸一沉道:“血腥味儿!我好意为你接风洗尘,你却好不通人情!你为何在都指挥使衙门呆不下去知道不?为何不招人待见知道不”?燕风对身后的队副道:杨雨“后天是指挥使的舅子大喜之日,你快去晋州城采办些上等绸缎、金玉首饰送到状元楼我的住处,我回去看”。“咱不说那个。这桌菜多少钱?就这一坛酒少说两千钱,就是五十个神武队士卒的军饷!你这是喝兵血!喝兵血!”燕云憋的多日愤怒如黄河决堤汹涌澎湃一股脑迸发出来,声如炸雷。燕风没有料到文弱的燕云暴跳如雷,摇摇头苦笑着:“你!你!你也配,你也配指责我,教训我!从归云庄出来你那丈人爹送你那匹乌骓马,价值三百千钱还有盘缠,被你折腾的鸡飞蛋打一文不文,也就亏你命好走投无路之时都有贵人相助,如若不是,你就是被喝血对象”!

燕云怒目圆睁道:“燕风!燕风!你还有没有人性吗”!欣老线队副打马去晋州城。

燕风道:“人性,我教教你什么是人性,人性就是弱肉强食。你看到那些筑路厢军苦役动了恻隐之心是吧,你可怜他们是吧!我给你说,被可怜之人必有可欺之处,被可怜之人就是无能的代名词,他们的今天就是我的昨天,没有人可怜我,更不需要谁来可怜!老天总算眷顾我一回大难不死,大难不死!我不喝兵血,迟早被沦为被喝兵血的对象。这时,说免张凝、老倪在营房大树下摆了一桌酒菜,四荤四素一汤两坛酒,两把椅子,是燕风事先吩咐的。

狼行天下吃肉,狗行千里吃屎。你若果仍存什么怜悯之心,你就别在世上混”!

燕云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手在颤抖指着燕风道:“你现今不过芝麻不如小官儿竟敢如此残忍无耻胆大妄为,若再做大一点岂不要祸国殃民”!老倪道:“队正大爷请慢用”!燕风道:“没你两个什么事儿,送饭去”。燕风冷笑道:“嘿嘿!昨日我去赌坊耍,我股子的点数只是‘两点’小的可怜,苍天有眼,那杜大官人的是‘一点’,我只大他一点,这一点就——就叫他倾家荡产!我的官儿是不大,可是正管你这食古不化庸懦无能的东西,若不看在一母同胞的份上叫你还不如筑路的厢军苦役”!一掌把燕云指着自己的手挡开。燕云抓住燕风的手一拧。

哥,你说咱们论武艺在这晋州厢军能找不出几个,你更是文武全才,可上官不要这个,要的是银子,可咱没有。燕风顺势一个“金蝉脱壳”拆解了燕云的擒拿,“不吃惊就吃罚酒”拿撒完酒的空碗朝燕云砸去。张凝、老倪挑着担子下了青松岭。

偌大个场地只剩燕云、燕风兄弟俩。燕云挥拳迎将碗打得粉碎。燕风平时在青松岭骄横惯了,哪受得了下级这么劈头盖脸的责骂,怒从心头起恶自胆边生,一招“兴风作浪”腾空而起连环穿心脚直逼燕云前心、面部,劲雄势急。燕风忍者疼痛半天爬起来拍拍身上尘土,道:“燕云,老鼠别刀窝里横!有本事打死我,叫娘也知道你多有能耐”!燕云看看燕风倒地那痛苦的样子,毕竟是亲兄弟不觉心疼,燕风又提起母亲,燕云更觉得不安,扶着燕风做到椅子上。

燕风道:“燕云,你要打我尽管打我,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燕云僵立着思绪万千,适才见燕风耀武扬威颐指气使打吗士卒,一忍再忍,若是吵将起来定让外人看笑话。

此时他面对着既熟悉又陌生的胞弟,满肚子的话不知从何说起,叙旧、规劝、教训,剪不断连还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燕云道:“别怪哥哥出手,你如此肆意妄为作奸犯科,吃空饷、扣军饷、中饱私囊、敲骨吸髓、虐待士卒、草菅人命-----,桩桩都是充军发配甚至杀头的死罪呀!娘要知道非气死不可,回头是岸吧”!

燕云用一式“疾风知劲草”拆解,旋身侧闪,双掌抓住燕风的脚顺势一甩,燕风被扔出几丈外,摔在地上。燕风略带笑颜:“哥!咱兄弟俩许久不见,弟弟我为你接风”打开酒坛子倒上两碗,看看燕云心事重重的样子“咱们只谈私事不谈公事”。燕风情绪也稳定下来道:“哥,我也不想变的这样,可是,可是这世道逼得。

你说你文武双举人怎么落到如此地步,王戬之流就因为有出身没中进士也可为官,我们是没有家世的清寒之士就应该做牛做马吗!你初来不知道晋州厢军这塘水深浅,你如果正直清白不会投机钻营不但寸步难行而且沦为被人奴役的牛马。我不服,不服!世道不公,世道不公呀!话说回来从古至今世道就没有公平过,为人在世不求富贵功名与禽兽何异。

杨雨欣老周小说免费阅读在线我要过好日子,我要娘好日子,我们不能再过那寄人篱下的日子了。靠什么,溜须拍马阿谀逢迎。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杨雨欣老周小说免费阅读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