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艳丽

类型:高考剧地区:黎巴嫩发布:2021-04-19

郑艳丽 剧情介绍

郑艳丽石烳提着食盒进房见状惊喜万分,郑艳丽道:“壮士!壮士总算能下床了,壮士慢用餐,小的速速给主子报信儿去!看押燕风的马升,尊南衙赵光义钧令,早就把他大限的日子通告给他了,而且给他换上了重枷重锁。

那人道:“唉!真是好人没好报呀!要不是燕风收拾了‘十阎王’,这西京光天化日之下谁敢在街头打转转。燕云道:郑艳丽“且慢!石烳如果你还不肯说出你家主子是何方菩萨,燕云就此绝食!仁兄,这擅离职守是什么罪呀!

燕云哪有闲心搭话,丢下食盒,挤入人群,一看果然如此,匆忙蹿出人群直奔西京府衙求见南衙赵光义。赵光义在后堂接见了燕云。石烳慌忙道:郑艳丽“壮士使不得呀!若主子知道,小的可吃罪不起呀!

燕云佯嗔道:郑艳丽“你吃罪不起,郑艳丽燕某更受之不起,整日锦衣玉食款待,还不知恩公何许人也,这整天蒙在鼓里的日子憋也把燕云憋死了,与其憋死倒不如饿死!赵光义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燕云,道:“燕云,可是来为燕风求情?

燕云磕头在地,道:“求——求南衙饶燕风一命,燕云愿将昔日立的所有功劳换回燕风一条命。“燕云火气不小呀!郑艳丽”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位三十四五年纪的男子说着进了房间。燕云立的功劳可不少,尤其是多次救过赵光义的命。

这人生得六尺五六身材,郑艳丽圆脸微黑,郑艳丽两弯柳叶吊梢眉,一双丹凤三角眼乌溜溜深不可测,鼻头微勾,皓齿薄唇,三缕髭须;头戴软纱唐巾,身穿一领紫绣团胸绣花龙袍,腰系一条玲珑嵌宝玉环绦,足穿一双嵌金线飞凤靴;腰悬龙纹剑。他以为南衙看在昔日自己立功的面子,会准情。

燕云对赵光义忠心耿耿,但他对燕云仍不放心。他身后跟着一位年近五旬的男子,郑艳丽头戴黑色幞头,郑艳丽瘦骨嶙峋,身穿深绿官服腰扎银带,脚蹬银底绿缎靴;脸上皱纹纵横,眉蔬目朗,单眼皮,厚嘴唇,花白胡须,神态庄重。

在绝阳岭燕云救主子赵光义心切,急闯涪王赵光美七道连营,怒斩涪王麾下韦雪峰、宋踵、王沣、王岗、金韦、“黑灵官”赵淮鲁、裴二郎、裴三林、大刀将”颜锺,九员大将,从官法上讲,燕云必死无疑,事后燕云向赵光美领罪,赵光美对燕云不予追究。郑艳丽赵光义对此事耿耿于怀,推测燕云被涪王赵光美收买,而后回自己身边卧底。

当时赵光义为了进一步拉拢燕云,将自己女儿贤瑨郡主许配给他。可赵贤瑨个性乖离,执意不肯,把赵光义的牌打乱了,燕云与赵贤瑨的婚事就搁置下来了。自那以后,每当马升一拨人等当值,燕云都去探望燕风。

燕云看这说话人的打扮,郑艳丽推测:什么人能穿紫绣团胸绣花龙袍、腰系玉环绦,定是一位王爷,不知如何称呼。燕云为燕风一再求情,不得不是赵光义有所疑虑,疑虑的是,他为燕风求情,是不是受了涪王赵光美之命。赵光义本想用燕风钓到一条大鱼,可是燕风关押的时间不短了,怎么就是不见他主子出面,他的主子真能沉得住气。

赵光义想,今天莫不是大鱼浮出水面了!燕云道:郑艳丽“八弟若再去赌钱,七哥我没钱再借给你。赵光义道:“燕风与长寿寺妖僧惠广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丧心病狂恶贯满盈,死有余辜!燕云你侠肝义胆,本府是知道的,怎么屡屡为燕风这万恶之徒求情,本府着实不解。燕云不愿说出与燕风实为亲兄弟关系,道:“主宫!燕风并非万恶之徒。

元达嘿嘿一笑 “俺若不赌钱,郑艳丽哪会与戴兴交往,没有交往,怎么套出戴兴的实话。燕风为了除掉妖僧惠广,效仿要离刺庆忌,含垢忍辱遭人唾骂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前往虎穴卧底,当初在鼪愁径要不是燕风及时出手相助,小的就死在了妖僧惠广剑下。

再则,燕风为民除害是有目共睹的,西京‘十阎王’依仗父辈权势,无恶不作祸国殃民,把西京变成了人间地狱,百姓苦不堪言,西京上下官吏忌惮其淫威置若罔闻,是燕风这个小小的九品指挥使将‘九阎王’就地正法的。猪往前拱鸡往后刨,郑艳丽各有各的道。这应该将功抵过吧!这应该能换回他一条性命吧!赵光义思忖着:燕云为燕风求情,难道真的处于侠义心肠吗?真的为燕风打抱不平吗?大鱼没钓上来,绝不会放过手中的鱼饵;道:“人心似铁非似铁,官法如炉真是炉。燕风犯了官法,本府可恕,官法不恕。

燕云你跟随本府多年,应该明白个是非曲直。哥哥你就等好吧!郑艳丽

燕云道:“张寿真在剿灭长寿寺贼巢上是有功的,但他身为三清弟子蓄养妻妾藏西萍,为了骗取钱财装神弄鬼,令徒弟把金员外家烧的家破人亡,官法何在?这是质问赵光义,燕风与张寿真为什么一碗水不能端平。一切正如元达所料,郑艳丽没出几天,便获知燕风秘密关押所在。

赵光义当然心中不悦,道:“燕云你的本职是什么?燕云道:“主宫驾前校尉,专司护卫主宫。

赵光义道:“你还知道你的司职!官法是你妄议的吗!你这是什么,这是不务正业!”拂袖而去。接下来就有了燕云探望燕风的事。燕云为燕风求情不成,碰了一鼻子灰,急忙找结拜三哥封赞。封赞是主子幕府的谋主,想请封赞在主子面前为燕风求情。

燕风的伤势基本痊愈,身披重枷重锁的他一步一步移到窗口,仰望死寂深邃夜空,没有一颗星,满地的落叶被西风卷起漫天飞舞。一连几天登门找封赞,封赞不在。自那以后,每当马升一拨人等当值,燕云都去探望燕风。

这日,燕云提上大食盒走在探望燕风的路上,见一群人围着墙上告示看。一转眼就要到燕风开到问斩的日子。燕云心急火燎无计可施,思绪万千,回想燕风从晋州青松岭到西京所作所为,功不抵过,死有余辜;就因为是自己的兄弟,就应该逍遥法外吗?自己见死不救,怎么对得起抚养自己成人的燕风父母?死在燕风手下无数无辜无靠的平头百姓,就真的该死吗?燕风不死天道何在?天道,天道与自己何干?刚肠嫉恶,以除暴安良行侠仗义为己任的燕云——燕云哪儿去了?左思右想,怎么做横竖都是错。元达知道第二天就是燕云兄弟燕风大限之日,心想燕云心中自然悲痛,想安慰安慰燕云,来到燕云住所。

看看燕云痛苦焦灼的样子,呆了半天,蹦出一句话“七哥!燕风不肖,是你的亲弟弟,该送他一程。一个看完告示的人走出人群。

燕云急忙凑上去打听“这位兄台那告示上写着什么?”那人道:“哦,西京步直指挥使燕风擅离职守,十日后开刀问斩。团团转的燕云闻听,慢慢放缓了脚步,停下若有所思。

他沉浸在痛苦的煎熬中,在房间内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燕云慌忙道:“什么什么!他的心如一叶浮萍不知游移何处,任何一种外力都会左右他游移的方向。

他似乎知道了脚步该迈向何方,情不自主,打开柜子取出一錠五十两的黄金揣进怀里,没魂似得走出房间。元达跟在身后,道:“七哥!七哥去哪儿?”燕云也不理会,竟自上了街。

郑艳丽西京府衙后院秘密关押燕风的房间。他吃力地伸出手抓住一片飞舞的落叶,又随手扬起,自言自语“飞——飞——飞——”那片叶子瞬时飞扬黑黝黝夜空。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郑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