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宗罪电影

类型:房产剧地区:利比亚发布:2021-04-19

七宗罪电影 剧情介绍

七宗罪电影燕云把鱼龙县尚元仲谋杀一案自己百口难辩,罪电被结义大哥代理县令方逊私自把自己放走亡命江湖,罪电在范家酒肆被 “墨州范财神”范鸿德的十几个恶奴苦苦相逼大开杀戒,走投无路权借兲山派屠夫行落脚,原原本本诉说一遍。我也是这十里八里的少年才俊呀”。

而今刚刚考中举人,举家白丁没有官宦出身,没有出仕的资格,为官做宦还遥不可及,报仇雪恨不知要到何年何月。燕叔达道:罪电“杀得好杀得好!可是入了屠夫行怎么——怎么能洗得清?可当时不入屠夫行又怎么保全性命?唉!五弟、七妹你们看怎么断?整日无不殚精竭虑读书、习武——读书、习武。

如今功名未就,父仇未报,自己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母子三人仍寄寓尚家,羞愧之际,哪敢有什么非分之想。柳七娘道:罪电“云儿入屠夫行实属不得已呀!五哥你说呢?

苗彦俊愁思道:罪电“莫谈它了,江湖上哪有绝对的对与错。燕云面对母亲的追问,不好把自己内心的压抑和盘托出使母亲过度操心、焦虑,还是回避敷衍:“娘!匈奴未灭,何以为家?孩儿现在只是白身没有功名,怎敢为家”?

谢氏道:“什么没有功名,我儿已经是双举人了,明年初春就要进京会试,功名富贵近在咫尺”。柳七娘道:罪电“五哥所言极是!咱们和云儿多少年没见了,走寻个酒肆好好叙叙旧。“娘!会试要是考不中----”。

四人出了榆树林,罪电进了路边一处酒店,点了一桌荤素菜肴,边吃边唠。谢氏嗔怒:“又在说不吉利的话,真是读书读傻了,练武练呆了!再敢说就不是我儿子”!

燕云见母亲生气赶忙道:“娘!孩儿不说了,再不说了”。燕云兴高采烈地把给二叔钱卓通、罪电三叔燕叔达、罪电四叔陆行德、五叔苗彦俊、六叔萧岱英、七姑柳七娘、八叔樊云童礼物一袋一袋的茶叶取出来,道:“这是云儿孝敬您们的,一共七份。

“那这桩亲事,你应不应”?二叔、罪电四叔、六叔、八叔怎么来呢?您们都是金枪会的人吧?燕云知道这个话题绕不过去只好正面应对“娘!你说飞燕色艺双全,我哪配得上”?

“配得上!我儿是真州唯一的双举人”。“娘!飞燕是尚大叔、马大婶的掌上明珠,自小娇生惯养,性格脾气刁蛮乖张无所敬畏,只有皇上才敢娶”。谢氏瞪目哆口须臾摸摸燕云额头道“云儿,该不是中邪了”!燕云看着受惊的母亲“没,没有”。

燕叔达、罪电苗彦俊、柳七娘个个面色沉重。“我儿是双举人,再桀骜的马也能驯的服”。燕云看母亲态度坚决只好吐露点内心压抑已久的思想:“娘!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孩儿如何能独享安了”!

谢氏闻之猝然泪下,她也从未忘记杀夫之仇,只是不敢在儿子面前流露,以免像江湖侠客快意恩仇而亡命江湖或被官府缉拿问斩,更怕祸及尚家、“八仙”,这可是母子三人的恩人啊!燕云说出了顾虑,谢氏一喜一忧,喜的是儿子长大了杀父之仇刻骨铭心;忧的是自己来之前的担心,怕马氏认为燕云中了举人谢氏母子高攀不上,落个行辜恩负义的恶名。罪电“孩儿哪知道”?谢氏哽咽道:“娘也是这样想过,尚家可是咱们的救命恩人,若没有尚家收留咱母子这些年能否活到今天!你中举了,尚家来提前,咱不应,尚家会怎么想咱们,忘恩负义的名声咱担不起呀!别忘了咱燕家的组训——知恩图报”。燕云想母亲的顾虑不无道理,如果不应亲事,尚家不免会想——燕云中举,燕家翅膀硬了,如今还寄居在尚家都不把恩人放在眼里。

“哪知道!罪电哪知道!读书都读傻了,你咋就不知道”?燕云思虑良久道:“娘!这样吧,给七姑说,我燕家杀父之仇未报,就急着娶儿媳妇,不孝之名如何担待得起”!

谢氏思考着:“归根结底还是辞了这门婚事,不妥”。“知之为知之,罪电不知为不知,孩儿真的不知道她怎样”。“那,那这样吧,现在只定亲不迎娶”。“燕云!何物等流(什么东西),狗眼看人低”!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那出言不逊者何许人物?

燕云书房谢氏看着燕云迟钝的表情也不再卖关子“你尚大婶托你七姑(七侠柳七娘)说媒,罪电把飞燕许给你。

谢氏母子正在商量尚家提亲之事,突然门外传来谩骂之语,随着声音走进一位少女,亭亭玉立,腰肢袅娜似弱柳,玉体迎风,秀发如云,圆盘脸色如朝霞映雪,柳眉如烟,大眼睛如秋水盈塘,玉齿珠唇,娇唇角一颗美人痣,胸满臀丰,皮肤洁白细嫩如包裹一泓温水轻轻一碰即刻溢出。此人正是尚元仲的千金尚飞燕。这还不是天大的喜事儿”!罪电

马氏自请柳七娘找谢氏提亲后,也找机会让飞燕和燕云多接近,吩咐飞燕给燕云送一件绿色锦棉袍。尚飞燕也听到点母亲正撮合与燕云成亲之事,那燕云中了文武双举,不久就要到东京参加会试,功名富贵近在眼前,嫁给他日后穿的是绫罗、使的是奴仆、吃的是珍馐美味、坐的是八抬大轿,心中说不尽的欢喜。

尚飞燕自恃貌若天仙倾城倾国,更是好胜之人,闻听燕云对自己有不满之意,是可忍孰不可忍,顿时恼羞成怒。燕云听罢不由自主丢掉书本腾的站起来。走进屋内,手撕棉袍撕不动,朝地上不住摔打,摔了一会儿,丢在地上胡踩乱踏,不停地谩骂“燕云!乞索儿(乞丐,要饭花子)本姑娘真个是嫁不出去了?你拿镜子照照,好好照照看自己什么德行,中了个破举人就不知天高地厚,忘恩负义,有种的滚出我归云庄,滚出去!滚出去----”!谢氏听得上飞燕谩骂燕云,心中不悦看在其父母恩重如山的情面不去计较,不住的解释:“燕儿!你听错了,听错了!云儿怕的是配不上你天仙般的人儿”。

谢氏叹口气“唉!尚大婶为飞燕给你哥提亲-----”。尚飞燕任性听不进去“我娘真是多事瞎了眼!多事多事”!悻悻而去。谢氏瞪目哆口须臾摸摸燕云额头道“云儿,该不是中邪了”!燕云看着受惊的母亲“没,没有”。

“那你这是怎么了!飞燕那模样身段就是全真州也找不出第二个,吹弹歌舞、琴棋书画、品竹调丝样样精通,真个是色艺双全。燕云把尚飞燕的羞辱及对其恼怒埋在心底,脸上的不快却掩饰不掉,坐在书案前拿起书本翻看着尽量转移内心的压抑。谢氏刚夸奖完尚飞燕,却挨上这处戏,甚是尴尬,拾起锦袍,思量着:“云儿!这燕儿还小不太懂事,长大了就好了,常言道树大自然直,莫要和她现在一般见识”。一位少年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书房,这人身高八尺身着白衣,面若冠玉,浓眉高立,睫毛长翘,双瞳剪水,唇若抹朱,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来着是燕风(燕峻彪)。我儿更是仪表堂堂玉树临风文武双举人,你俩这叫郎才女貌天设地造的一对儿”。

燕云听尚大婶提亲为何茫然失措。眉欢眼笑对谢氏道“娘!我哥可给咱家扬眉吐气了。

燕云郁闷沉默不语,若有所思若无所思。六年前,墨吏靳铧绒将燕家害得家破人亡,父亲、叔父皆死于那狗官之手,复仇的火焰在幼小的心灵熊熊燃烧,一刻也未曾熄灭,背负血海深仇不敢丝毫懈怠,读书、习武悬梁刺股几乎达到自虐的程度,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习武,渴望着一天凭借一身的本领争个功名笏袍加身,以朝廷的法度顺理成章将那狗官绳之以法,报仇雪恨。文武双举人了不得,我哥哪是凡人,那是文曲星、武曲星双星投胎。

娘!你就等着享我哥的福吧”!看着谢氏愁眉不展、燕云面色郁郁寡欢,询问道“你们倒是怎么了?大叔、三叔、二叔、四叔等等都为我哥高兴饮酒相庆一连几天,这不尚大叔叫我请你们呢”。谢氏心烦意乱道:“我哪有脸去呀”!

七宗罪电影燕风心急问道:“娘!这是为何”?“哦!我哥嫌她刁蛮任性不干”燕风善于察言观色,进门前恰好碰见气急败坏的尚飞燕,结合这场面一想就是这回事儿,打趣道“我哥不干,我干呀。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七宗罪电影